您的位置: 博雅特产网 > 崇明特产 > 崇明老毛蟹

我是崇明“老毛蟹”

崇明老毛蟹 | 全部 [收藏] [移动版]
  迈出乡间的小路,越过奔腾的大海,我们崇明驾驶员从海风习习的乌黑汉摇身一变成了白白胖胖的新上海人。

  从以前的老布衣衫松紧鞋,到现在的西装领带黑皮鞋。通过辛勤的劳动,我们的一切都改变了:很多的崇明驾驶员已经在上海有了新家,“房子、车子、儿子、票子……”特别是最近,我们崇明籍同行陆士斌还能和市长面对面,反映驾驶员心声,更使我们备受鼓舞,并对今后的工作充满了信心。

  今年的11月21日,我们海博十分公司b大组组织了33名出租汽车驾驶员去崇明一日游,回到我们的家乡,一切都是那么的亲切,望着前面一排红瓦青砖的家,眼睛就模糊了,到上海开出租16年了,平时很少回家,我又来到儿时村头那颗大树下,那时,我们在这里跳绳、滚铁环、拍牌纸、抽陀螺,一幕幕仿佛又在眼前重现。中午吃着家乡的农家菜,喝着崇明老白酒,剥着崇明小蟹脚。让我想起了一件又一件往事……

  崇明岛是祖国的第三大岛,风景独特,物产丰富,空气清新。她四面环海,水稻田成片,天气、温度、地理、水质等特别适宜蟹的生长,所以蟹资源特别丰富,特别广泛,是众所周知的“蟹岛”。

  每年的冬末初春是崇明东海蟹苗滋生的季节,我们前哨农场外侧东海里有数不清的如芝麻粒大小的蟹苗,渔民们就用比纱窗眼还小、还密的网去捕捉。到了蟹苗收获期,大家真正开始忙碌了。做生意的人高价抢收蟹苗,有的挖塘放养,有的充氧气袋打包,再以金子般的价格凭各自的“神通”贩运到全国各地。再说成蟹的捕捉,崇明岛东、南、西、北的水闸在河道排水时,只要闸门一开,大网一下,总是丰收喜人,网网百斤。而这种蟹都是大河连着小河浜里的散养野蟹,又黑又壮,所以被我们称为“乌秋蟹”。吃口特别鲜嫩,外壳一剥蟹膏金黄。

  在风云突变,天气湿闷的日子里,小河里的蟹会爬到水稻田、田埂岸边、马路上,甚至是你的家门口。当看见人时,它还会扬起两只大钳子以示防卫。

  崇明司机在童年时期基本都是摸蟹老手,不知道你是否听到过,我们崇明人开玩笑时经常会有这样一句话:“这只个乌虫,唔捉蟹去?”而蟹洞里掏蟹我们最老练,有时候碰到水深、洞深一下子无法把蟹从洞里捉出来时,就设法拉断它一只小脚,接着两只手再在洞外守候,蟹失去了小脚后会窜出洞逃生,正好被守候者逮个正着。所以当看到你做事慢或说话太慢时,崇明人就会说:“哎哇,肚皮咛来咯呱脱了,蟹脚也拧断脱了。”当发脾气的时候,会咬牙切齿的说:“你这只小蟹,我蟹脚也掰断脱唔!!”除了洞里掏蟹,我们还在田灌里用蚯蚓引蟹,河浜里用鳗鱼块钓蟹,大河里用拉网拉蟹……

  每天的早市,上海人开了卡车带着木桶来收蟹,我们会把质量好的蟹另吊卖个好价钱,质量差点的以每斤5角出售。蟹多的时候,老板开始杀价,每斤降为2-3角。价格低了,烂泥蟹开始了,每十斤蟹拌上2斤左右的烂泥,这样计算2斤泥4毛钱。小时候,我们早上去卖蟹,白天捉蟹,顿顿吃蟹。听见伐,隔壁人家又叫了,“良哥嫂嫂,镇上去买点蟹呀?”“勿宁买蟹!”“唔稍稀买点蟹转来呀,做宁家来像蟹呢!”“有蟹买、唔得蟹买呀,哎,你多问问点蟹,伊唔蟹问头势个,我转去么有蟹烧蟹,有蟹吃蟹。”

   是的,有蟹烧蟹,有蟹吃蟹,唔得蟹去捉蟹,崇明是个“蟹岛”,蟹天蟹地,一片蟹的天地,要吃老毛蟹,找我崇明“老摸蟹!”

  


上一篇:首届崇明老毛蟹节在东平过家森林公园开幕
下一篇:崇明老白酒有了地方标准
崇明老毛蟹详情
发表对崇明老毛蟹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