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博雅特产网 > 民丰县特产 > 和田地毯

和田地毯见证新疆毯业传奇

和田地毯 | 全部 [收藏] [移动版]
  

  

  新疆地毯已成艺术珍品。

    维吾尔族人家家户户都少不了地毯,居家的体面不是电视机、电冰箱,而是有多少条像模像样的毯子。好地毯都挂在屋墙上,而不是铺在炕上,更不是铺在地上,有的人家四面墙有三面被毯子占得满满当当,好像宫殿一般。就是经济条件一般的人家,墙上也不能空空当当啊!这下你就弄明白了维吾尔族人对毯子的需求量有多大。此时此刻,你就会觉得地毯之称并不准确,实为壁毯或挂毯。□文/刘学杰(喀什作协)

    去喀什地毯巴扎看货

    这天,受朋友之托,我去喀什市地毯巴扎看货。

    地毯巴扎深藏在一个叫亚曼巷的地方。这里荟萃了56户地毯商,几千条各式毯子或挂或铺,让人眼花缭乱,没了主意。

    我边看边问,毯商们不冷不热地回应着我的问话。

    “我嘛,喀迪江,卖毯子19年了。”

    “我嘛,吐拉洪,在这搭(这地方)38年了。”

    “我的爷爷的爷爷嘛,老辈子都是卖毯子。”

    “达当(爸爸)从小教我卖毯子,其他买卖做不来。”

    一路问来,都是不敢小觑的地毯商,你只要踏进毯铺,他们就不厌其烦、如数家珍地给你讲,织成一块毯子不知要费多少工时,那是一个线头一个线头结扣削就而成的,一个时辰织出核桃大的面积就算熟练工,一块四五平方米的毯子价格当然不菲。

    人们买一块毯子格外谨慎,不把摊铺走个遍,不把所有毯子看个够,不会轻易下手。买毯子跑十几趟是很普通的事。一则几百元上千元不是个小数,二则门面之物焉能草率。有的看好货,讨价还价就得十多天,甚至于几个月。

    地毯交易是慢功

    地毯巴扎听不到吆喝,听不到喧闹,火爆与此地无缘。地毯交易是慢功,买卖双方均得磨炼出超人的耐心和活泛。

    吾甫西库是中学教师,他的大儿子秋天就要结婚成家了。为了买一块称心如意的毯子,从3月起,他每个星期天都去地毯巴扎走一走。眼看夏天已过,秋日将临,仍没有一块毯子能叫他动心,前后跑了七七四十九趟也不止,卖毯人笑他说:“你是给皇帝大老爷选毯子吧!”他也不吱声,依旧他的马拉松之行。一地毯商给他起了个外号“看毯其(看毯的把式)”。此后,人们再不以老师相称,当面也叫他“看毯其”,他还是没脾气。

    五个月后的8月,他从背巷拐角搜索到一块非常倾心的毯子,只见:变形凤凰展翅苍穹,月季粉花艳丽欲滴,叶蔓虬卷若仙,底色浓淡扶疏,既不同于石榴花毯,也有别于巴旦木毯,雍容富丽,堂皇大器,无一处不契合老师的儒雅身份。这是中外有名的和田地毯的创新品种。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拐角,被当地人雅称为“和田后宫”,专以销售和田地毯而名贯天山南北。

    “地毯之父”的传说

    说是“后宫”是大大地“抬举”了,不过是四根立柱支起的一个草棚而已。但上千条毯子的确是原汁原味和田产。人们看重的是货色,不在乎“后宫”像不像样。“和田”两个字足以掩饰一切缺憾。

    和田羊毛纤维长,强力大,弹性好,手感柔软丰满而有挺力,其光泽似受光后的玻璃渣。用这种羊毛织成的地毯,脚踩后绒毛即刻复原。过去和田毯作为贡品,常让皇宫大内的贵戚们馋涎欲滴。

    和田与喀什近邻,是东方式地毯的发祥地,民间早就流传着“地毯之父”——那克西宛首创织毯法的故事。那克西宛是玉龙喀什河畔一个穷苦农民,特别痴迷于织毯,屡遭失败也不灰心。庄稼荒芜他不管,父母病危他不去看,乡邻们说他是“撒郎(傻子)”。

    不知过了几年几月,终于在一个圆月悬空的夜晚,那克西宛成功了。他用棉纱做经线,用毛纱桔扣栽绒,用核桃皮、石榴花、红柳花、沙枣皮、苹果叶和锈铁皮等物拦和发酵后染色,创造出了流传上千年的科学织毯法。他写书传经,带徒授艺,桃李满疆。

    就在那克西宛功成名就之时,他突然杳无踪迹。那克西宛永远地消失了,但他的创世纪发明却永远地留在了新疆大地上。

    至今,维吾尔族人还念叨着:“他(那克西宛)可是我们新疆地毯的老祖宗啊!”

    和田毯大都流往喀什

    新疆地毯因不用化学染料苯胺染色,因而保持了古朴之灵气,格外弥足珍贵。17世纪至19世纪,以和田为代表的新疆地毯远销美、俄、英、德诸国,被西方人视为艺术珍品,陈列于伦敦的维多利亚和阿拉伯特博物馆、德国的法兰克福手工艺博物馆,千万张和田地毯被国外艺术家收藏。

    和田毯名贵价高,《新疆图志》记载:清朝时,新疆“岁制绒毯三千余张,输入俄属安集延浩罕、英属印度、阿富汗等处者千余张,每张价值平均合银七两左右……其余小方绒毯、坐褥、鞍毡之类不可胜也。”新疆地毯在国际市场上有崇高而稳定的信誉。

    上个世纪80年代,随着红其拉甫口岸向第三国开放,大批的巴基斯坦商人涌入喀什,走巷串户收购旧和田地毯。

    这些人真怪,你不去产地和田收购,为何独恋喀什?这些国际商贾们一点也不傻,和田毯虽出自和田,但大都流往了喀什噶尔大巴扎,难怪巴商如蜂逐花般地盘桓于喀什。他们不惜用高价将传了几代的破旧毯子归为己有。

    喀什人像“天上掉馅饼”般兴奋:破烂玩意儿卖了个天价!讥笑巴商脑子里有水。一时间,争相出售旧毯成风,新疆人和巴基斯坦人都有点“疯”了。巴商携带着大批新疆地毯扬长而去,运出境外至少两三千条!

    旧毯已成艺术珍品

    恰萨巷的布胡里大娘的太爷曾做过清朝喀什道台的护轿兵,家产殷实,为后人传下了四五条和田毯。一百多年的风吹日晒,这些显贵之物早已成了墙旮旯处的一堆废物。

    当寻上门的巴商眼睛不动时,布胡里大娘把手一摆:“看着给几个钱吧!”巴商笑眼眯成了一条缝:“100元卖掉一堆废物,大娘你交了好运呀!”接着,巴商又看上了一个马鞍垫子,硬是一针一挑地卸下来。原来这是一块至少有150年历史的和田小方毯。

    布胡里大娘甩掉了陈年之弃物,还赚回来100元钱,高兴得一夜没能合眼。因她寡居,外面的事情知道得很少。巷里巷外的人卖旧毯卖疯了,她却一点儿不知情,稀里糊涂地把珍宝当垃圾卖了。当知道被骗,她才大哭了一场,骂自己“老糊涂了”!

    巴商将新疆旧毯弄回去,稍加清洗整理后运到沙特、阿联酋,以及法国、比利时、希腊以艺术珍品拍卖,价格不知翻了几十倍,甚至几百倍!

    我国政府得知此消息,立即禁止新疆旧地毯出镜,才算刹住了这股风,但损失已无可挽回。

  


上一篇:胡萝卜图片欣赏
下一篇:和田地毯掀起家装新风潮
和田地毯详情
发表对和田地毯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