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博雅特产网 > 和田市特产 > 和田美玉

疯狂的石头——和田玉价格暴涨迷雾与忧思

和田美玉 | 全部 [收藏] [移动版]
   和田玉价格为什么涨得这么厉害

   价值回归是快速上涨的主因

   盛世藏玉,最近20多年里,和田玉根据料的品质不同,价格暴涨了几百倍甚至数千倍,有人认为,和田玉价格飙升,是暴炒的结果。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新疆宝玉石协会常务副会长马进贵认为,和田玉价格暴涨,不可否认其中有资本介入,人为恶炒的因素。但就像炒题材股要有题材基础一样,从理性角度分析,和田玉价格快速上涨的过程其实是一个价值回归的过程。

   马进贵说, 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初,顶级和田白玉籽料收购价维持在80元/公斤,这个价格哪怕是按照当时物价水平,也是绝对不合理的,是绝对低估了。上海收藏协会玉器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上海著名玉器鉴赏家孙敏也认为,当时由于社会背景的原因,和田玉的价值确实未得到足够重视。

   马进贵介绍,数千年来,和田玉或制成帝王的玉玺,或制成宫廷用的礼器、祭器,一直是十分珍贵和罕有的宝物。从明朝开始,和田玉收藏在民间才开始盛行起来,但是,那时候也是极少数官宦、名流才玩得起的。建国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由于极左思想影响,玩玉、收藏玉被看成是小资产阶级情调来批判,那个时候特别是文化大革命时期,民间收藏玉、玩玉很可能成为被批判的把柄。所以中国人喜欢玉、宠玉的传统习惯与心理被人为地压抑起来了。改革开放以后,经济快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高收入阶层也开始涌现,和田玉开始有了市场。更为重要的是,中国人对玉的传统爱好,又开始复苏了,和田玉的价值逐步回归,这是价格飞涨的主因。 天生具藏品特性也是一大原因

   马进贵认为,之所以新疆和田玉的投资价值超过房地产、股票甚至字画等等,除了经济发展、和田玉的价值回归之外,和田玉天生就具备作为收藏品的各种特性。

   首先,和田玉的材料具有稀有性。和田玉曾被称为“真玉”,比其他玉石稀有得多,特别是和田羊脂白玉,经过上千年的开采挖掘,现已很难寻觅,所以极品和田羊脂玉将会越来越稀少,越来越珍贵。

   不可替代性也是其中重要因素,和田玉的鉴定比字画等方便得多。马进贵告诉记者,“人们对各类艺术品的仿制能力日新月异,无论是名人字画、官窑瓷器等等,许多仿制品做得很真,许多资深的鉴定家都难分真伪。和田玉只要用心去观察,相对容易区别。掌握和田玉的鉴别技能和知识也不算难。最可信的是和田玉可用科学仪器鉴定,全国各地宝玉石监测站均可鉴定,所以不会像其他艺术品常被假专家误诊,坑害收藏者。”

   除此之外,容易保藏也是和田玉的一个特点。马进贵告诉记者,“几乎所有收藏品在长期保存收藏中都可能氧化、霉变、破碎、老化等,一不小心就让藏品价值受影响,甚至分文不值。因为玉的化学物理稳定性极好。一件玉器可代代相传,不氧化、不霉变、不腐烂。”

   迷雾2

   和田玉资源是不是真的将枯竭

   从本世纪初开始,在玉龙喀什河上,每年的秋天到第二年的春天,都有数以千计的挖土机、数以十万计的采玉人在河道两边每日劳作。按照当地挖玉人的说法,玉龙喀什河的两岸早已被挖了个底朝天。许多区域已第二次甚至第三次挖掘了。

   因此,有不少玉雕大师、商家、收藏家都不约而同地提出,和田玉资源即将枯竭。

   中国玉雕大师、新疆宝玉石协会副会长、和田玉商人马学武也认同“资源枯竭论”,马学武在采访时,痛斥目前的掠夺式开发。他告诉记者,“现在挖土机疯狂作业,尽管产量比以前提高许多,但对资源破坏严重,这样的掠夺式开发,没有考虑子孙后代。”

  有专家认为和田玉资源远未枯竭

   国家工艺美术大师、新疆宝玉石协会常务副会长马进贵认为,和田玉资源远未枯竭。

   马进贵告诉记者,“玉龙喀什河确实存在私挖滥采现象严重,但根据我们的估计,玉龙喀什河数以亿万年的历史上,改道过无数次。就像黄河在有人类文明史的最近几千年里,都曾改道过无数次一样,玉龙喀什河有许多古河道,古河道里也肯定会蕴藏着许多和田玉籽料。”

   “除此之外,也并非只有玉龙喀什河才产籽料,喀拉喀什河、叶尔羌河等,也有籽料出产。其实只要有山料并且有流水的地方,就肯定有籽料,昆仑山下麓的许多沟河溪涧,许多都没勘探过,这些河道中也有和田玉籽料的潜在矿藏。”马进贵对和田玉籽料的储量很有信心。

   如果说,和田玉籽料终究有限的话,那么和田玉山料的储量则十分惊人。

   马进贵告诉记者,“和田玉山料的储量更为惊人,根据地质勘探单位在昆仑山部分地区的勘探结果,和田玉保有储量为5-6万吨,而这还只是勘探了30%的地段。而我们目前的和田玉使用量也就每年几百吨,所以说,以现在的和田玉开采程度,仅昆仑山上的山料,就至少可以开采数十年到上百年。”

   事实上,除了新疆和田玉山料外,青海玉和俄罗斯玉也统称为和田玉。马进贵告诉记者,“昆仑山南麓、青海的柴达木盆地的格尔木地区是青海玉的重要产地,青海玉在广义上也可以被称为和田玉。俄罗斯、加拿大、韩国等许多国家也有出产,韩国的矿藏我还去看过。”

   地质勘探表明和田玉山料储量巨大

   目前,关于和田玉山料储量有不同版本的说法,但每种说法似乎都支持马进贵的观点,那就是和田玉资源远未枯竭。

   2005年9月,新疆且末县第二届玉石展销会新闻发布会上,曾发布过一个数据,那就是且末县和田玉储量为33万吨。如果该数据属实,那么哪怕按照现在的开采速度,光且末县的和田玉山料就可以开采数百年。2004年,且末县发现一块重达60多吨的优质青玉河料,是有史以来世界采玉史上最大的和田青玉。2005年,且末县还采到3块巨大的青白玉、青玉山料,每块都在2吨左右。

   另外,根据新疆地矿局第十地质大队最近几年对和田地区和田玉资源量作出的预测为4.7万吨,这个数据还不包括新疆其他地区的和田玉山料储量。

   2007年8月9日,在新疆举行的第四届和田玉石文化旅游节上,和田地区的相关官员曾表示,与和田地区紧邻的喀喇昆仑山仍有丰富的玉石原料,但由于受勘探技术、资金等影响,目前开发力度不足。为此,和田地区正通过招商引资的方式,计划开发这一宝地。

   但是,和田玉山料的储量尽管惊人,开采难度极大。许多矿藏都分布在海拔5000米的雪线以上,开采成本极高。张宝喜告诉记者,“每年采山料时都会死不少人”。

   过度炒作资源枯竭容易被不良商贩利用

   尽管对和田玉资源是否枯竭一说存在争议,但几乎所有的专家都认为,顶级的和田籽料,特别是羊脂玉极为稀有。马学武估计,按照这种疯狂的掠夺式开发,和田籽料几年内就会走向枯竭。孙敏也表示了同样的担忧,他忧心地告诉记者,“现在这样疯狂地挖掘下去,对我们的子孙后代真是个大罪过啊,我们怎么向他们交代呢?”

   马进贵告诉记者,“从目前情况看,和田羊脂玉籽料产地确实以玉龙喀什河为主。”而目前真正价格高达数十万甚至上百万每公斤的,基本上都是羊脂玉。顶级羊脂玉的价格和普通玉料的价格已相差数十甚至上百倍。

   马进贵认为,不宜过度炒作和田玉资源枯竭论,这样很容易被哄抬玉价的不良商贩利用。他们宣传这个观点的目的,是为了突出和田玉的稀有性,以抬高和田玉的价格。有些媒体在没有仔细求证的情况下,就跟风报道说和田玉资源即将枯竭。这种说法是不科学的,也容易被利用。

   迷雾3

   和田玉价格还会不会继续上涨

   和田玉升值空间还很大

   和田玉很适合收藏不假,但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和田玉价格已稳步快速上升20多年,总该有见顶的一天吧?

   但几乎所有的玉石鉴赏家、玉雕大师和玉石商人都认为,和田玉的升值空间还很大,而且几乎所有的专家都建议投资者收藏顶级好料。

   马学武告诉记者,“新疆和田玉特别是顶级籽料,现在越来越少,玉龙喀什河的主河道里,可能2-3年就要被采完了。所以顶级和田玉的空间还是很大。”

   和田玉商人张宝喜的观点是,只要中国经济持续向上,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社会太平这个前提不变,和田玉始终有上涨空间。但张宝喜认为,保持前几年这样快速增长的势头似乎不太现实,也不健康。增长速度应该平稳一些、理性一些。

   孙敏在讲课等许多场合,做过统计,他发现92%以上的人喜欢玉石。毫无疑问,和田玉收藏拥有庞大的市场基础,随着中国居民的收入水平不断提高,想玩玉、玩得起玉的人会越来越多。

  资本力量推动市场不断升温

   但孙敏认为,和田玉增值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资本力量介入和田玉收藏市场。孙敏告诉记者,“和田玉市场在很长时间里,主要顾客是收藏家和普通的爱玉消费者,但当资本力量介入,把和田玉收藏作为保值增值的手段时,性质就不一样了。”

   马进贵对资本力量的介入,也深有感触,中国经济最发达的长三角、珠三角和京津一带,许多商人都把和田玉收藏作为投资项目。马进贵在温州、广州的关于和田玉收藏的讲座,吸引了许多拥有雄厚资金的企业家。

   张裕生告诉记者,“所谓的‘和田玉黑洞’,说到底就是神秘买家囤积玉料,加上和田玉的自然开采量越来越少,造成顶级和田玉料供不应求,然后等到适当时机抛售,所以资本力量无疑将推动和田玉市场不断升温。”

   流动性过剩促和田玉行情上行

   “现在流动性过剩是一个经济热词,既然过剩的资本可以涌入房地产、股市和其他收藏品市场,那么和田玉肯定也会成为资本配置的一个领域,所以说到底,只要流动性过剩的局面不改变,和田玉市场肯定还会升温。”张裕生用颇为专业的经济学词汇向记者阐述他的观点。

   孙敏则直截了当地用股市来形容目前的和田玉市场:“目前的和田玉市场,就像是这波大牛市的1800点位置,行情才刚刚开始。”

   和田玉忧思:或将逝去的奢侈产业?

   ·为什么和田玉不能打造成像钻石那样的产业?

   ·为什么和田玉不能从国家资源战略高度加以重视?

   ·能否用全球化战略推动和田玉的国际化?

   正当社会舆论大肆炒作和田玉价格飙升,书写人们一夜暴富的神话时,不少有识之士却冷静、理性地进行了更深层次的思考。艺术史研究者、中国财经传媒人联盟秘书长、南京大学金陵学院新传媒系主任杨溟提出,“我们的不少媒体在报道中似乎忽略了从财经的角度去思考。除了能给商家和藏家带来暴利外,和田玉发展到今天,完全可以承担起更多的责任,足可以成为国家重要产业资源,它的文化性、稀缺性以及具备的独特投资价值,也足以唤起国家从政府层面的高度重视。和田玉这样兼具艺术品、奢侈品又具有资源稀缺性的投资对象为什么不能打造成钻石那样的产业呢?和田玉是否可以与其古老的玉雕工艺一起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能否跳出传统圈子,从国家重要产业角度用全球化战略推动和田玉国际化?”

   这些富有建设性的思考,也引来了诸多业内资深人士的共鸣。

   “中国人的钻石”为何没有成为重要产业

   尽管和田玉市场十分火爆,20多年里价格飙升数千倍,但是,和田玉市场仍然鱼龙混杂,甚至欺诈、假冒行为盛行,为什么拥有如此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艺术价值的和田玉未能承担起更重要的责任?

   谢辰生是中国文物界的泰斗,曾任中国第一任国家文物局局长郑振铎的业务秘书,主持起草198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是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他同意杨溟提出的将和田玉与钻石产业进行比较,他告诉记者,“和田玉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相当于现在的钻石,爱玉一直是中国人的传统文化心理。”

   但是,尽管和田玉市场经历了长达20多年的繁荣与火爆,但它目前在宝石界的地位,以及为新疆乃至中国经济作出的贡献,则远远不如钻石。

   根据有关数据,钻石行业在世界各地直接或间接雇用了约1000万人。由于管理得当并有相应法律的约束,最大限度开发和利用了其自然资源,钻石产业创造出惊人的奇迹,它是一些国家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诸如医院和学校等重要社会服务建设的至关重要的收入来源。

   钻石贸易每年为非洲贡献超过84亿美元。比如,钻石占博茨瓦纳出口收入的76%,政府收入的45%和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3%。根据统计数据显示,博茨瓦纳,这个只有170多万人口的南非小国,经济发展速度举世瞩目,1966-1999年平均增长率为9%,2005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达到5000美元,跻身中等收入国家水平。

   但是和田玉这样兼具艺术品、奢侈品又具有资源稀缺性的投资对象,除了带来了少数人的暴富外,并没有留下太多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甚至连和田玉的出产地和田地区,这个人口和博茨瓦纳接近的少数民族地区,至今仍是新疆乃至中国较贫困的地区之一,2006年,和田地区人均gdp不到500美元。

   能否从国家资源战略角度发展和田玉产业

   杨溟表示,掠夺性的挖掘、真假莫辨的和田玉、不规范的监管,这一切带来的和田玉神话实在令人惋惜。他说,“站在国家高度,要尽早从资源勘探、保护性开发、市场培育、品牌营销、玉雕工艺大师保护以及法律法规完善等各个方面着手进行规划与治理。”谢辰生也告诉记者,“玉雕工艺,只要是传统工艺,都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如果已到濒临失传的状态,那么就需要抢救性保护。经历了文化大革命这样的非常时期后,包括玉雕工艺在内的传统工艺受到的破坏太大了,许多都失传了。”

   张裕生,这位读过mba的玉石研究者,对此也思考颇深,他告诉记者,“实际上,目前的和田玉市场可以说是半自生自灭状态,从勘探、开采领域、加工领域到流通领域,都是如此。以勘探领域为例,从建国后到改革开放初,在地质勘探单位眼里,和田玉矿藏是十分边缘的矿种,不用说煤、铁、石油、有色金属等重要矿藏,可能连石膏、石灰石的地位都不如,到目前为止,和田玉的确切储量、分布仍是众说纷纭。”

   杨溟则提出,“国外在对待这一类资源性奢侈品时是采用了钢贸易般手段的。即便有大储量,他也先垄断、再控制开发速度,造成市场的阶段性饥渴,同样赚取高额利润。这种手法,和我们在铁矿石谈判上遭遇的情况一样的,他们都是从产业链出发来做投资。包括美国的石油战略,其实也可看到个中思路。那么,我们的和田玉为什么不能成为一种国家的资源战略呢?为什么连基本的储量都还众说纷纭呢?”

   能否用全球化战略推动和田玉的国际化

   和田玉属于典型的中国式奢侈品,除了儒家文化圈之外,外国人对和田玉知之甚少。“中国人的钻石”如果只是停留在儒家文化圈范围内,那么其影响力和发展潜力终究有限。

   杨溟认为,“用国家重要产业而不只是民间工艺品的眼光看待和田玉,决定了我们是否具备将中国的历史文化优势与经济张力相结合的国家智慧,实际上也是民族复兴中软实力的体现。”

   他举例说,中国电影地位的上升与其国际化营销成功密不可分一样,中国艺术品市场和奢侈品市场要被承认必须跳出民族民间工艺品的层面,需要一系列国际化包装、运作与营销,以及法律的保障。国家工艺美术大师、新疆宝玉石协会副会长马进贵的观点是:既然世界艺术品市场能追捧中国国画和中国瓷器,为什么不能追捧和田玉呢?和田玉在中国文化史上的地位,决不次于国画或瓷器。和田玉蕴藏的美感和文化底蕴,也决不次于国画或瓷器。

   张裕生认为,要让和田玉从中国式奢侈品走向世界性的奢侈品,可以走这样一条路:中国内地——港台——海外华人——儒家文化圈——全世界。也就是说,目前和田玉市场主要是面向中国内地和港台地区的,我们下一步推广的重点应该是海外华人,只要是中国人,都是有爱玉、宠玉心理的,紧接着是东南亚为核心的整个儒家文化圈,他们比较能接受中国式的奢侈品,当日韩、东南亚国家都在追捧和田玉时,距离全世界都关注和田玉,就只有一步之遥了。不过他认为,要把和田玉作为重要产业来培育,光靠地方政府肯定是不够的,特别是和田地区是中国最为贫困的边疆地区之一,财政收入不如东南沿海的富裕村镇,所以,这需要国家这个层面来抓这件事。

   杨溟也表示,2008年的奥运会选用和田玉为奖牌,实际上为和田玉做了最好的国际推介,但这毕竟是无意识的,真正要走上国际化的道路还有漫长的过程。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新疆宝玉石协会常务副会长马进贵

   和田玉投资收藏四大误区与当务之急

   尽管和田玉升值潜力巨大,但和田玉的收藏和投资领域,还是存在许多误区和陷阱。上海著名玉石收藏家、鉴赏家孙敏的观点是:“和田玉玩家,10中有10个吃过亏。”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新疆宝玉石协会常务副会长马进贵,从事和田玉雕刻与研究已有42年历史,是我国知名的玉雕大师。他完整见证了最近20多年和田玉收藏市场从低迷走向火爆的全过程。在和田玉圈内,马进贵以观点独到著称。《上海证券报》记者对其作了专访。他指出,对普通和田玉爱好者和投资者来说,收藏和田玉要颇为谨慎。他认为,目前和田玉投资收藏界存在的一些误解和误区需要厘清。

   误区之一:不能只重古不重今

   目前和田玉的收藏市场上,有一种十分重视古玉特别是清代玉器的趋势,甚至认为古玉比今玉的价值要远远高得多。

   对此,马进贵表示,上代的玉器,因为具有其历史价值、文化价值、研究价值,所以上百年来一直是人们追捧的对象,也是玉器收藏品种的娇娇者无可厚非。

   但他认为,玉器的价值衡量在很大程度上是重料、重工,历史长短确实也是收藏价值的一个因素,但相比料和工来说,是在次要位置。

   因为一块上乘的的原料是很难寻觅到的,而一个雕琢大师也是千里选一才产生的,二者的结合造就了完美,也产生了价值。玉器与某些艺术品有所不同,玉器的价值原料占很大因素,某些艺术品原料价值低艺术附加值高,对玉器而言万万不可认为是古的就值钱,好料好工、具有代表性、具有历史价值、研究价值的古玉器真值钱,反之真不值钱。

   他说,清代的和田玉雕件无论大小百分之八十是青白玉,而且很多雕件因为惜料不敢取舍,所以带裂绺、带暇疵,就材施艺影响了造型美观,又因为科技不发达,开采条件艰辛、运输困难等等原因,在清代每年进贡的玉料中和田羊脂玉寥寥无几,大部分是青白玉。

   而当今和田玉的开采无论是从每年的产量、质量及籽料出产量都远远的超过乾隆鼎盛时期的几十倍、上百倍,从原料来看当今胜过前清,从雕琢技术上看,当今从设计理念、加工设备、雕琢技艺远远超过前人,目前国家收藏的国宝玉器无论是从原料使用、艺术设计、雕琢工艺方面,哪一件都是前人无法达到的,就是每年“天工杯”得奖作品每一件都可以与前人比美,件件都是精品、珍品,当代和田玉精品无论是艺术性、工艺性、原料的质量都具备收藏、鉴赏、增值、保值的功能,也代表了中国玉器发展史第四个高潮的最高水平。

   误区之二:不能只重料不重雕

   对于普通和田玉爱好者、收藏者和投资者来说,和田玉投资和收藏需要注意什么呢?

   马进贵认为,和田玉收藏和投资,哪怕是对普通爱好者来说,也要收藏料和工都好的高档和田玉。打个比方说,与其10万元买10件东西,还不如10万元买一件好东西。

   马进贵说,羊脂玉是和田玉中的极品。和田玉的料,不能只重色而不重润。

   羊脂玉故名思意就是状如羊之脂肪,既白又润、有油性、温润细腻。白色的石头很多不能认为是白色就是玉,更不能认为白色至高无尚一白遮千丑,石与玉的区别在于石没有玉性,所以不能只重色白不重润,润者质也,没有质只有色犹如没有灵魂、没有生命,所以挑选和田羊脂玉“色与润”二者不可缺一,挑选白玉、青白玉、在同等色度下重润,以润取胜,有些上乘的青白玉润度超过一般白玉也是和田玉的上品。

  


上一篇:这年头股票算啥 和田玉价格暴涨利益链调查(图)
下一篇:和田玉价翻数番 投资神话透支未来升值空间
和田美玉详情
发表对和田美玉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