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博雅特产网 > 和田市特产 > 和田美玉

这年头股票算啥 和田玉价格暴涨利益链调查(图)

和田美玉 | 全部 [收藏] [移动版]
  

  (和田玉 资料图片)

   “玉,石之美者,有五德,润泽以温,仁之方也……”(《说文》)

   “君子比德于玉焉。温润而泽,仁也……”(《礼·聘义》)

   古时,玉就被认为是美好而珍贵的石头,爱玉、宠玉者众。

   时至今日,盛世藏玉,和田玉价格暴涨。

   于是,围绕着一块块和田玉石,一幕幕现实版《疯狂的石头》也正在上演……

   “最近20年里,世界上可能没有一种商品的价格上涨速度可以与和田玉相比。”张裕生拿出一张自制的曲线图,代表的是最近30年扣除物价上涨后的和田羊脂玉价格走势。张裕生是浙江金华人,收藏和田玉已有十多年历史,“最近30年顶级和田羊脂玉的价格上涨了约1万倍,如果扣除物价因素,则也有500-1000倍。”张裕生把他所有的好玉,都藏在距离西湖只有几百米的跃层公寓贮藏室里。他指着那些堆在一边的玉石,告诉记者,“别小看这些石头,它们的总价值可能是这套房子的20倍,而且增值速度比房子快。”记者从该公寓所在社区附近的房产中介公司查询得知,张裕生的房产价值约为800万元,2001年该房产购入时,为220万元。

   距离张裕生住处约4000公里之外的新疆和田地区洛浦县的玉龙喀什河边,10月中旬午间的阳光还有些毒辣,维族青年吐尔逊和他的朋友们为了淘玉,在河畔沙滩上挥汗劳作。但运气显然没有眷顾吐尔逊和他的朋友们,他们4人在这里干了已有两个星期,只挖到一块不到30克,还带点浆的青白子玉,价值不到千元。

   也许谁也没有想到,从和田地区洛浦县玉龙喀什河边的维族小伙,到4000公里之外的浙商富豪,不同地域、不同民族、不同语言、不同阶层的数十万甚至上百万人的命运,会和一块小小的石头紧紧相连。而更没人想到的是,20世纪70年代末期,80元每公斤都少人问津的上好和田羊脂子玉,到2007年,会涨到近百万每公斤。

   根据张裕生的计算,哪怕是和黄金价格挂钩,最近30年和田玉的价格也至少暴涨数百倍,真可谓“黄金有价玉无价”。和田玉这波价格上涨肇始于20世纪80年代初,恰好和改革开放同步。“乱世藏金,盛世藏玉”,所有的和田玉收藏者都认为,正是改革开放的盛世,给和田玉带来了这波好行情。

   “君子比德于玉”、“婷婷玉立”、“冰清玉洁”,在汉语词汇中,玉是一个十分常见的字眼,她始终代表着高雅、美丽和纯洁。这个优美典雅的词语背后,却正演绎着一幕幕关于暴富、疯狂乃至欺诈的财富大戏

   “这年头股票算什么?”

   黄守民的大侄子李建发1997年就开始炒股,在股市追涨杀跌了5年后,在2002年退出股市,资产也缩水了50%。当年他就随黄守民到新疆捣鼓和田玉,5年间资产已增值近百倍。当谈起这波牛市时,李建发十分鄙夷地告诉记者,“这年头股票算什么?捣鼓起和田玉后,再也不想做其他生意了。”

   10月18日中午,乌鲁木齐中亚收藏品交流中心,几个维族青年拎着一只黑色大包,里面装的是一块带着“黄皮”的玉石,拿到每一个玉石店铺面前展览一番。正在收玉的黄守民尽管不是这个交流中心的店主,但如果能收到好货,他自然也不愿放过。黄守民拿过石头掂了掂分量,然后用自带的手电照了照玉石。“这块石头大约5公斤重,皮子肯定是假的,但肉色可以,如果里面没有浆、没有玉包石的话,应该算是块好玉”,黄守民一边打量着石头,一边向记者介绍。

   “这块石头你们怎么卖?”黄守民主动表露要买的意图,维族青年显然感觉到了他的诚意,于是开价15万。黄守民略微思索了一番,很坦率地告诉维族青年:“我知道这料我还价10万,你们也愿意卖,但是我不想赌。我在这条线上开一刀,如果没有包石,玉质还可以,我给你们18万,如果里面有包石,或者质量实在太差,我付3万,料还给你们,怎么样?”黄守民在玉石的三分之一处比划了一下。三名维族青年用维语商量了一番后,决定答应黄守民的要求。

   黄守民带着维族青年和记者来到了距离他铺子不到500米的一个玉石作坊内,玉石当场打开——料里没有包石,而且肉质不错。黄守民二话没说,从包里拿出18万现金当场给了维族青年。维族青年点了一遍后,马上拿着现金离开了玉石铺。

   “以前和田玉交易很少用这种打开石头后成交的方式,买大块的料就是赌石,眼光好的人可以低价收来好料,运气不好也可能赔个精光。但现在料的价格实在太高,像我这种不敢冒风险的人,喜欢用这种先开石后交易的办法。”尽管先开石后交易的价格凭空比没开之前高了8万,但黄守民还是觉得很值:“这料只能算是中下等的白玉,打开之后可以做成几对镯子,还可以做几个挂件和把件,加工完之后,我估计可以卖40万,扣除18万的料款和加工成本外,我估计可以赚15万。”这笔利润15万的生意黄守民可以在2个月内完成。

   黄守民是在20世纪70年代初期,随父亲从宁夏迁移至乌鲁木齐。20世纪90年代初期就开始涉足和田玉。他告诉记者,“像刚才我收的那种玉,在20世纪80年代初,对玉雕厂来说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价格可能是每公斤10至20元,到了20世纪90年代初,这种玉石价格也就几百元每公斤,但到2004年,这种质量的白玉价格每公斤也要2万,现在则可能要达到5万-6万。”

   黄守民的大侄子李建发1997年就开始炒股,在股市追涨杀跌了5年后,在2002年退出股市,资产也缩水了50%。当年他就随黄守民到新疆捣鼓和田玉,由于买卖都有黄守民的指点,再加上运气好,收到了几块珍品,5年间资产已增值近百倍。当谈起这波牛市时,李建发十分鄙夷地告诉记者,“这年头股票算什么?捣鼓起和田玉后,再也不想做其他生意了。”

   在新疆和田玉界,几乎无人不知马学武。这位1957年生的回族汉子,是新疆和田玉界知名度很高的人物,除了他是中国玉雕大师、新疆宝玉石协会副会长外,马学武也是十分成功的和田玉商人。他在1997年创办的新疆白玉城,是中国最早的和田玉专业市场之一。

   马学武1971年就开始玉雕学艺生涯,他见证了这轮和田玉价格暴涨的全过程。马学武告诉记者,“20世纪70年代,好的和田子玉包括羊脂玉,价格就是几十块钱每公斤,如果料不到1公斤,还没人要,因为那时候只做大件,把件挂件不流行”。根据马学武的回忆,当年他在和田,曾以每公斤5元、10元的价格买统料,每年都收500公斤以上。“有时候甚至可以用一个囊饼换一块玉,我们玉雕厂那时候每年扔掉的边角料就有很多,到现在都是宝贝呀。”

   张宝喜是甘肃人,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在乌鲁木齐等地做和田玉生意,他告诉记者,“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期,和田玉的价格开始上涨了,特别是好料,档次和其他料拉开了,我记得当时每公斤羊脂玉的价格也要好几千块钱每公斤了。”

   20世纪80年代中期,马学武离开公办的玉雕厂,自己雕刻,自己卖,成为新疆最早自立门户的玉石商人之一。到了1997年,他开办了新疆白玉城。

   但哪怕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和田玉市场仍然谈不上火爆,马学武甚至想过改行。他告诉记者,“市场建起来后,我担心玉石不景气,当时我想把市场办成服装批发之类的日用品贸易市场,但是我的店面太少,我怕做服装火不起来。后来我发现,乌鲁木齐有许多和田玉的卖家找不到地方卖和田玉,许多和田玉玩家也找不到地方买和田玉,所以我想办和田玉市场是有希望的,还是吃老本行,现在回想起来还有点后怕,那时候要真的改成服装市场之类的,真是完蛋了。”

   事实证明,马学武的判断没有错,他的新疆白玉城的发展就证明了一切:“在1997年,也就是我的白玉城开办的第一年,你有2000元的成本,就可以在这里开一家店,把货在店里铺满。到了第二年,成本增加到了2万元,到了第三年,门槛则提高到了8万元-10万元,”进入21世纪后,和田玉的涨势更加惊人,马学武告诉记者,“目前要在乌鲁木齐开一家像样的和田玉店,哪怕是档次一般的,也需要数百万元,如果有点好货,有点档次,那么至少需要上千万元。” 相关链接

   和田玉及主要品种

   和田玉是中华民族的瑰宝,是中国的“国石”,位居五大玉石之首。早在新石器时代,昆仑山下的先民们就发现了和田玉,并作为瑰宝和友谊媒介向东西方运送和交流,形成了我国最古老的和田玉运输通道“玉石之路”,即后来的“丝绸之路”的前身。

   和田玉分布于新疆莎车——喀什库尔干、和田—于阗、且末县绵延1500公里的昆仑山北坡。和田玉的矿物组成以透闪石——阳起石为主,并含微量透辉石、蛇纹石、石墨、磁铁等矿物质,形成白色、青绿色、黑色、等不同色泽。多数为单色玉,少数有杂色,玉质为半透明,抛光后呈脂状光泽。硬度为5.5度至6.4度。

   和田玉夹生在海拔3500米至5000米高的山岩中,经长期分化分解为大小不等的碎块,崩落在山坡上,再经雨水冲刷流入河水中。待秋季河水干涸,在河床中采集的玉块称为籽玉,在岩层开采的称山料。

   现已发现的用和田玉制作的时代最早的玉器,出自殷墟妇好墓。春秋战国时期以后,和田玉逐渐成为主要玉材,均为采集材料,至清代始开采山料。清代乾隆时期琢制的《大禹治水》玉山,青玉材重5000余公斤,即采自弥勒塔山中。

   和田玉的经济价值评定依据是颜色与质地纯净度,其主要品种有:白玉,含闪透石95%以上,颜色洁白、质地纯净、细腻、光泽莹润,为和田玉中的优良品种。在汉代、宋代、清代几个制玉的繁荣期,都极重视选材,优质白玉往往被精雕细刻为“重器”。羊脂白玉,白玉中的上品,质地纯洁细腻,含闪透石达99%,色白,呈凝脂般含蓄光泽,同等重量玉材,其经济价值远高于白玉,汉代、宋代和清乾隆时期都极推崇羊脂白玉。

   青白玉,质地与白玉无显著差别,仅玉色白中泛淡青绿色,为和田玉中三级玉材,经济价值略次于白玉。青玉,色淡青、青绿、灰白均称青玉,储量丰富,是历代制玉采集或开采的主要品种。黄玉,根据色度变化定名为密蜡黄、栗色黄、秋葵黄、黄花黄、鸡蛋黄等。色度浓重的密蜡黄、栗色黄极罕见,其价值可抵羊脂白玉,在清代,由于“黄”与“皇”谐音,又极稀少,一度经济价值超过羊脂白玉。糖玉,糖玉常于白玉或素玉,称为双色玉料,可制作“俏色玉器”,以糖玉皮刻籽料掏空制成鼻烟壶,称“金银裹”,亦能增值。墨玉,黑色斑浓重密集的称纯漆墨,价值高于其他墨玉品种。碧玉,以颜色纯正的墨绿色为上品,夹有黑斑、黑点或玉筋的质差一档。

   秦始皇开始,一直到清代,和田玉成为帝王玉。皇宫的玉器多是和田玉制成。特别是象征皇权的玉玺多用玉制作的,其中绝大多数是和田玉。

   中国和田玉历史上,曾经有过四大高峰时期,第一次高峰时期在商至汉时期,第二次高峰时期出现在唐宋时期,第三次高峰出现在明清时期,特别是以清三代(康熙、雍正和乾隆)时期最为繁荣,第四个繁荣期就是改革开放后至今。其中第一次和第二次高峰时期,和田玉主要用在宫廷,明清时期以后,民间也开始了收藏和田玉。最近的20多年,和田玉的好作品不断涌现,和田玉的价格也不断上涨,民众对和田玉的认识也不断提高。

   和田玉料的三种类型

   和田玉按照产出地的不同,可分为:籽料、山流水、山料三种类型。

   籽料:又名子玉,是指原生矿剥蚀被冲刷搬运到河流中的玉石。它分布于河床及两侧的河滩中,玉石裸露地表或埋于地下。它的特点是块度较小,常为卵型,表面光滑因为它年代久远,长期受水的冲刷、搬运、分选,去其了糟粕,留存了精华。或深埋于土下,几异其坑,饱吸了大地之精华。所以子玉一般质地较好,因它吸饱喝足,温润无比。子玉又分为裸体子玉和皮色子玉。裸体子玉一般采自河水中,而皮色子玉一般采自河床的泥土中。所以皮色子玉的年代更为久远,一些名贵的子玉品种如:枣皮红、黑皮子、秋梨黄、黄蜡皮、洒金黄、虎皮子等等,均出自皮色子玉。

   山流水:名称是由采玉和琢玉艺人命名的。它是指原生玉矿石经风化崩落,并由河水冲击至河流中上游而形成的玉石。山流水的特点是距原生矿近,块度较大,棱角稍有磨圆,表面较光滑,年代稍久远,比子玉年青。

   山料:又称山玉,或叫盖宝玉,指产于山上的原生矿。山料的特点是块度不一,呈棱角状,良莠不齐,质量常不如山流水和子玉。

   河道两岸被挖了个底朝天

   如今的和田采玉,机械化大作业的恶果正在集中体现。玉龙喀什河两岸几百米内都被挖了个底朝天,河道两岸自然形成的绿洲草地早已被破坏。令人可怕的是,沙漠已在玉龙喀什河的几十米之外“安营扎寨”。和田地区政府曾对滥采行为进行治理,调集部队对上百公里长的玉龙喀什河进行了清理,严禁任何人在河道内和河床上采挖玉石,并派出直升机进行巡视。但部队撤出后,挖玉人又蜂拥而至。

   和田玉价格的暴涨,带来的最直接后果就是和田玉资源的疯狂性掠夺式开采。和田玉包括山料、山流水和籽料。质量接近的籽料约为山料的5-10倍,而和田玉中的顶级品——羊脂子玉,则绝大多数产自和田地区的玉龙喀什河。

   出租车司机阿布都哈力克带着记者行驶在新疆和田地区的216省道上,他指着路边玉龙喀什河河滩边三三俩俩蹲着的人群说,“这些人都是来挖玉的。”

   阿布都哈力克所指的玉龙喀什河,在旁人看来,与其说是河,不如说是砂石堆。因为是10月枯水期,所以河道里流水有限,河流两旁数百米的滩岸,则几乎堆成了采石场。在这里,“掘地三尺”这个成语程度实在太浅,掘地三十尺也不夸张。阿布都哈力克告诉记者,“这些石堆都是挖掘机、推土机的杰作,他们都是来挖和田玉的。”

   沿着216省道一路往南,记者来到了玉龙喀什河灌溉渠管理站,这个管理站附近有一个巨大的和田玉采矿场。进入矿场,就可以发现停着一排挖掘机。“这些机器都是等人来租的,租金是几百块钱一小时,谈好价格后就可以进场作业了”,维族青年伊力亚告诉记者。

   进入矿场不久,首先看到的是一个集市——因为每天到这个矿场挖玉的人实在太多,于是就形成了商贸区,清水、囊饼、羊肉、水果在这里都很畅销。除了集市之外,还有许多大巴,据阿布都哈力克介绍,这些大巴是用来运载挖玉工人的。

   最一线的玉石采购商也跟着挖玉人来到了矿场。好几辆乌鲁木齐牌照的轿车停在矿场入口不远处,不少挖玉有收获的人,当场和这些采购商们交易起来。

   当记者凑上前时,因为拿着大黑提包,不少挖玉人以为大主顾来了,马上围拢上来。一位挖玉人从嘴里掏出一块白玉,他自称这块玉是最近两个月最大的收获,因为怕被盗,所以藏在嘴里。当记者表示无意购买玉石时,围上来的人才悻然而去。

   走过集市之后,就可以看到一些挖玉人正在铺堆石块。阿布都哈力克告诉记者,“这些石堆是用来住人的,晚上这些人就住在石堆搭起的帐篷里。”

   进入矿区几百米后,就发现一台挖掘机正在发动,跟着挖掘机沿着沙石小径辗转几百米后,就豁然开朗,有5台挖掘机在作业。10多个工人在旁边,看到记者拍照时,工人们颇为好奇并有些警惕。这个作业段距离河道已有数百米远,已被沙漠覆盖。但在数米沙层之下,还是分布着厚厚一层鹅卵石。毫无疑问,这里曾经是玉龙喀什河的河滩或故道,所以也蕴藏着和田玉。

   挖掘机找玉和普通的挖土作业并无二致:挖掘机挖起一堆鹅卵石,然后用极慢的速度倾倒下来,在挖掘机倾倒沙堆的两侧,各站着两个挖玉人看着,观察是否有玉。

   作业段中一位懂汉语的维族青年告诉记者,在高峰时期,这个矿区有数百台挖掘机作业,工人高峰时期可以达到数千人。

   阿布都哈力克认为记者来得还不是时候,他告诉记者,“挖和田玉的高潮时期还没来,要到11月中旬之后,玉龙喀什河几乎断流,而当地的维族农民忙完了所有农活,那时候就是采玉的高峰时期,公路上因为人多车多,有时候车都无法通行。”根据不同版本的数据,在玉龙喀什河两岸,有3000-6000台挖掘机作业。短短2、3年时间里,玉龙喀什河就几乎被挖了个底朝天。

   大规模机械化的采玉,是最近几年才发生的事。在20世纪90年代之前的数千年里,和田当地人取玉,都是在河滩上捡捞。每年夏秋之间,天气炎热,昆仑山冰雪融化后,就会爆发山洪,无羁的山洪左突右撞,千转百回,把夹杂在岩层中的山料冲刷塌裂,大量形形色色的玉石裹挟着冲至下游。《宋史·于阗传》就有“每岁秋,国人取玉于河,谓之捞玉”的记载。据说,每年到了捞玉的季节,成千上万的维吾尔人开始了在河中捞玉的采玉行动,成群的采玉人,手挽着手,边唱歌,边在河中踏玉。歌中唱道:“白玉白玉多美丽,藏在水中多委屈,来到人间并不难,碰碰我脚就可以。”这样的捞玉、踏玉在和田相传有几千年历史。

   但是,如今的和田采玉,早已没有史书上记载的浪漫,机械化大作业的恶果也正在集中体现。矿区就在玉龙喀什河边,因为河两岸几百米内都被挖了个底朝天,所以河道两岸自然形成的绿洲草地早已被破坏,倒是河水还是很清澈,因为附近一带几乎没有工业污染。但令人可怕的是,沙漠已在玉龙喀什河的几十米之外“安营扎寨”。 挖玉甚至可能将危害到公路。根据和田地区公路管理部门公布的资料,和田——阿拉尔沙漠公路地势平缓沿河而建,如果继续在公路两侧滥采滥挖,可能造成汛期洪水冲毁公路之隐患。

   省道216线和田—布雅煤矿公路依山而建,山麓已被沙漠所吞噬,如果继续在公路两侧滥采滥挖可能会造成山石松动、公路塌方之隐患。而布雅煤矿是和田地区唯一的煤矿。

   遍布河道的沙坑没有回填,也会造成河道“梗塞”,给沿河两侧公路及整个玉龙喀什河流域的防洪造成极大隐患。

   2006年9月中旬,和田地区政府对滥采行为进行治理,调集部队对上百公里长的玉龙喀什河进行了清理,严禁任何人在河道内和河床上采挖玉石,并派出直升机进行巡视。但部队撤出后,挖玉人又蜂拥而至。

   和田玉惊人赚钱效应

   在张宝喜经营和田玉20多年里,最大的感慨是好玉难收。但是他也曾抓住过一次极好的机会。2003年,他从一个和田人那里收到一块15公斤的带皮白玉籽料,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以8万元成交。到了2004年,有内行人开价100多万。但张宝喜并不急于出手,3年多时间里,他再也没给第二个人看过这块玉石。张宝喜估计,现在这料拿到北京的话,叫价可以到1000万元。

   玉龙喀什河两岸的挖玉人之所以驱之不去,利益无疑是其中最大的原因。

   玉龙喀什河附近的乡村集市,和田玉是最为重要的商品之一。被维族朋友称为玉石巴扎的玉石交易集市,交易者或摆摊、或游走,报价喊价往往浮夸。维族青年艾力曾为记者带路,他告诉记者,“像这种巴扎上交易的和田玉也未必全是真货,很多好东西,是不会拿到这种地方卖的。”

   和田玉的主产地和田地区,最为神奇的一点就是,这里几乎每个人都与和田玉有关。连10来岁的小孩都会窜出人群,拿出几颗玉石,和路人讨价还价起来。根据当地人的估计,在和田地区,把和田玉作为重要收入来源的人至少有几十万人,除了挖玉人之外,还包括玉石商人、制玉人等等。

   除了和田之外,新疆乌鲁木齐和喀什也是和田玉重镇。

   在新疆做和田玉生意已有20年历史的张宝喜告诉记者,“乌鲁木齐的玉石铺子有5000多家,整个乌鲁木齐做和田玉生意的人超过10万。”马学武认为这个数字应该属实。

   除了惊人的从业者之外,还因为和田玉暴富的案例更是比比皆是。

   在张宝喜经营和田玉20多年里,最大的感慨是好玉难收。但是他也曾抓住过一次极好的机会。2003年,他从一个和田人那里收到一块15公斤的带皮白玉籽料,当时和田人的开价是15万元,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以8万元成交。

   张宝喜购得和田玉后,发现这块玉石不但皮好,而且肉也达到羊脂玉级别。到了2004年,就有内行人开价100多万。但张宝喜并不急于出手,3年多时间里,他再也没给第二个人看过这块玉石。张宝喜估计,现在这料拿到北京的话,叫价可以到1000万元。

   上海著名海派玉石鉴赏家、收藏家孙敏身边也有和田玉买卖获取巨利的真实故事。1997年,一位章姓玉石老板用40万元的价格收得一块120公斤重的玉石。后来以120万元的价格转手卖给一位赵姓玉石商人。赵老板拿着这块玉料找到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顾永骏,经大师设计后,后来这块玉石做成了《千里走单骑》的玉雕作品,最后以1000多万的价格卖给北京一巨商。

   浙江温州一位靠服装起家,后来在义乌小商品城发家的老板,在2002年前后听说和田玉市场很火,就找到了孙敏,求教和田玉收藏和投资的技巧。孙敏告诉他,要多收料,收好料。得到真传后,这位老板开始雇人大肆收料,当时15000万的成本,目前这些料已价值10亿元。

   和田地区在乌鲁木齐开店的维族老板阿吉告诉记者,“我店铺里的和田玉价值也有上千万。”这位满嘴镶着金牙的玉商,在乌鲁木齐玉商圈内只能算是中上。

   张裕生1990年代中期开始搞和田玉收藏时,当时资产只有近百万。但在10多年时间里,他的资产已扩张至少100多倍。因为是半路出家,张裕生的收藏策略和别人极为不同,张裕生每次买玉前,都会找地矿部门作鉴定,通过极为严格的化学和物理分析,确定该玉石的产地、质量和纯度。张裕生告诉记者,“尽管我凭眼力看玉石十不离八九,但是为了保证判断准确,我更相信科学。我可输不起,我现在每块玉料都价值50万以上。”

   张裕生自认为是玩玉致富的典型,他告诉记者,“20世纪90年代中期,他和四个朋友资产差不多,都在百万左右,一个朋友后来玩股票、期货,哪怕遇到了现在这轮史无前例的牛市,他现在赚的钱三分之一要弥补前几年的亏损。一个朋友投资商铺,还做点不锈钢生意,目前已至少有两千万资产,另外两个朋友做贸易和实业,一个事业红火,资产到底有多少无法估量,另外一个生意经也很不错,但因为好赌,所以增长不快。我自己可能在这几个人中间资产不是最多,但肯定是做得最惬意、最轻松的。”

   新疆和田玉市场的极度火爆,使得相关玉种也火了起来。俄罗斯玉和青海玉都属透闪石,因此都统称为“和田玉”。据介绍,真正的新疆和田玉产量每年在100吨-200吨之间,其中籽料产量在10吨左右。而青海玉的产量可达1000吨-2000吨,俄罗斯玉每年进口为500吨左右。因为水涨船高,青海玉和俄罗斯玉根据质量不同,每公斤的价格也已达到数千元到数万元不等,好的俄罗斯玉甚至超过了新疆山料。 -相关链接

   和田玉雕刻四大流派

   中国玉雕技术经过几千年的不断探索与积累,在北京、扬州、上海、天津、广州、南京等地,相继成立了玉雕工场、工厂,并形成了“北派”、“扬派”、“海派”、“南派”等四大流派。

   “北派”———京、津、辽宁—带玉雕工艺大师形成的雕琢风格,以北京的“四怪一魔”最为杰出。“四怪一魔”即:以雕琢人物群像和薄胎工艺著称的潘秉衡,以立体圆雕花卉称奇的刘德瀛,以圆雕神佛、仕女出名的何荣,以“花片”类玉件清雅秀气而为人推崇的王树森和“鸟儿张”———张云和。“北派”玉雕有庄重大方、古朴典雅的特点。

   “扬派”———扬州地区玉雕所表现的独特工艺。“扬派”玉雕讲究章法,工艺精湛,造型古雅秀丽,其中尤以山子雕最具特色,碧玉山子《聚珍图》、白玉《大千佛国图》、《五塔》等,都被国家作为珍品收藏。

   “海派”———以上海为中心地区的玉雕艺术风格,实际上经历了一个比较漫长的形成过程。19世纪末20世纪初,国内大量人才涌入,这当中包括一批“扬派”玉雕艺人,这些艺人在上海特定的文化氛围中逐渐形成一种特定的风格———“海派”风格。“海派”以器皿(以仿青铜器为主)之精致、人物动物造型之生动传神为特色,雕琢细腻,造型严谨,庄重古雅。代表人物———“炉瓶王”孙天仪、周寿海,“三绝”魏正荣,“南玉一怪”刘纪松等人的玉雕,更是海内外艺术爱好者、收藏家众口交誉的珍品。

   “南派”———广东、福建一带的玉雕由于长期受竹木牙雕工艺和东南亚文化影响,在镂空雕、多层玉球和高档翡翠首饰的雕琢上,也独树一帜,造型丰满,呼应传神,工艺玲珑,形成“南派”艺术风格。

   和田玉利益分布路线图

   在和田玉的利益链中,挖玉人无疑是最艰辛的。数以十万计的玉石开采者,他们往往是要投入很大的生产成本或时间成本后,才能得到一块和田玉。与流通领域和收藏领域的和田玉玩家相比,挖玉人的收入微不足道。玉商、收藏家在和田玉的利益链中获益最多,好的玉雕大师也获利惊人。

   尽管和田玉的产业链几乎让所有人都可以获利,但是获利程度肯定很不对称。张裕生认为,因为和田玉增值速度很快,玉商、收藏家在和田玉的利益链中获益最多,好的玉雕大师也获利惊人。

   如果从新疆和田的挖玉人开始,再到和田玉终端的收藏家或消费者,和田玉流通的常规线路是:挖玉人——现场玉石采购商——和田玉零售商——收藏家或玉石消费者。但是,这条常规线路也常常会有n种变通,比如和田玉在玉商之间倒手数次,比如收藏家将和田玉又出售返回到流通渠道等等。

   在和田玉的利益链中,挖玉人无疑是最艰辛的。数以十万计的玉石开采者,他们往往是要投入很大的生产成本或时间成本后,才能得到一块和田玉。

   阿布都哈力克在和田市开出租车已多年,但因为经不住和田玉暴利的诱惑,曾和几个朋友合伙挖玉,租了挖掘机一段时间,唯一的收获就是一块价值数百元的小玉石,结果亏损数万元。

   玉料常常引发刑事案件。王卫国是陕西人,曾在乌鲁木齐做服装生意,听说和田玉的火爆行情后,赶到新疆,花了几十万买了挖掘机,雇了几个人采玉。陆续挖到了一些小玉,但总价值还不够挖掘机的成本。2006年年底,王卫国冒着严寒、带着手下的人在作业段挖玉,当挖掘机撒下一堆砂石时,王卫国看到一块重约2公斤的玉石也掺杂其中。王卫国一眼就认定这是好货,刚有“时来运转”的念头,手下一个工人就拿起玉石,狂奔而逃。王卫国连追数百米,那工人还是消失在了人群和砂石堆间。王卫国现在说起这件事还有些愤怒,他认为那块玉石很可能值一台挖掘机的钱。

   但最早开始机械化作业的挖玉人多数赚得盆满钵满。维族青年伊力亚告诉记者,“3、4年前用挖掘机挖玉的人还很少,机械运作效率是普通挖玉人的数百倍,挖玉两年赚到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案例比比皆是。” 但是,与流通领域和收藏领域的和田玉玩家相比,挖玉人的收入微不足道。

   马学武的新疆白玉城,曾是新疆第一家玉石专业市场,但马学武已将该市场改为和田玉博物馆。在新疆和田玉圈,关于马学武到底有多少资产的传闻很多,但都未经证实。马学武告诉记者,“我带出的徒弟中,包括玉料在内资产上亿的可能有3、4人,资产上千万的至少有几十人。”

   张裕生认为,真正捂得住好料的商家或收藏家才能赚到钱。他告诉记者,“只要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拿着一批好料捂着不动,升值几十倍是起码的。哪怕到了2003年才入行,买到好料赚个10多倍的也很正常。”

   商家和收藏家是和田玉收藏的最大赢家,但玉雕大师获益也十分惊人。张裕生告诉记者,“一块小料收来的价格可能是十多万,但这块玉拿到好的玉雕大师那边,设计费和加工费可能也是这个数。”

   张裕生尽管收玉10多年,并且积累了价值惊人的和田玉料,但因为为人十分低调,并且收玉往往是委托代理人,所以他在和田玉收藏界毫无知名度。但张裕生认为,这个圈内比他低调的人多得是。

   和田玉玩家们常常感慨,某个场合看到一块顶级好料后,就再也看不到了。似乎有一种力量,在不断吸纳顶级的和田玉料。张裕生告诉记者,“我可以把这个现象称之为“和田玉黑洞”,许多好料或好的作品,圈子里许多玩家都知道,这些好料也常常出现在拍卖会、展览会、展销会等场合,但突然某一天,这料被人买走后,就再也没有露过面,就像黑洞吸纳了物质后无声无息一样。我想,和田玉收藏圈内肯定有不便于或不愿意露面的神秘人士,其掌握的资金估计也十分惊人”。

   和田玉收藏领域,有一个群体是玉料重要的最终流向之一,但众多玉商或心照不宣、或避而不谈,这个群体那就是政府官员。浙江玉商刘明儒(化名)在记者答应决不出现他的真名情况下,才愿意接受采访。刘明儒半数时间在和田和乌鲁木齐度过,在和田某宾馆常常一住就是三个月。他的任务就是为一些企业家代理收购顶级和田玉籽料,然后稍作修饰后送给官员。刘明儒告诉记者,“和田玉这东西很漂亮、有内涵、有品位,而且价值惊人,随时可以变现,还在不断增值,十分适合作礼物,现在送钱、送金子钻石太俗气了,而且太显眼,还是和田玉最好。” 


上一篇:河南男子收藏重约四吨和田玉仔料 价值超亿(图)
下一篇:疯狂的石头——和田玉价格暴涨迷雾与忧思
和田美玉详情
发表对和田美玉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