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湖北省 > 天门民俗文化

天门民歌

  天门民歌是湖北省的汉族民歌音乐。已入选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有过辉煌的历史,考其源流,湖北东部的黄梅英山等县,靠近安徽,多少带有一点安徽的音调;而西部的恩施、宜昌等地接近四川,多少沾有一点川味;北部的襄阳、郧阳与河南毗连,也多少带有一些河南腔;而南部的石首监利等地与湖南接壤,也或多或少沾有一些湘味;而最纯正、最正宗的湖北民歌,当数流传在湖北腹地江汉平原的天门、潜江、沔阳一带的民歌,三地的音乐风格极其接近。圈内人常以此为纯正的湖北民歌精髓,因此,天门民歌在湖北民歌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天门北倚京山、荆门,南临汉水,与仙桃、潜江一衣带水,历史悠久,文化灿烂,交通便利,民康物阜,汉族民间音乐素材极为丰富。解放后一批又一批热爱民族民间音乐的音乐家对天门民歌的搜集整理、出版发行,使天门民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此外还有以蒋桂英为首的一批歌唱家及民间众多的演唱者对天门民歌的演绎推介,使天门民歌在湖北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蒋桂英老师带着天门民歌曾三次唱到北京,在中南海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演唱,毛主席听了《幸福歌》后对蒋桂英连声称赞:“好!好!跟湖南花鼓戏一样好听!”从此天门民歌走向了全国。而经典歌剧《洪湖赤卫队》的影响,更是使天门民歌的地位达到了极致。有趣的是《洪湖赤卫队》的主题歌《洪湖水,浪打浪》不是洪湖民歌,更不是襄樊民歌,它是一首地地道道的天门民歌,《洪湖水,浪打浪》与音乐家吴群先生1950年代初期创作的《襄河谣》何其相似乃尔。《洪湖水,浪打浪》的旋律,完全是在《襄河谣》的基础上加花变奏而已,而《襄河谣》则与天门传统民歌《月望郎》等有着千丝万缕的血缘关系,事实上湖北省歌剧团在创作《洪湖赤卫队》之初,曾到天门花鼓剧团学习花鼓戏音乐和天门民歌,收集音乐素材,时间达一个多月之久。

  地处江汉平原的天门市,素有“文化之乡”的美称,汉族民间歌舞甚为流行。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唐朝,出生在天门竟陵的陆羽,就以他不朽的专著《茶经》,闻名于世,而陆羽曾经还是一名艺伶,编导过一些歌舞、戏剧。如今天门市的有些汉族民间音乐有着宫廷音乐的遗韵,窃以为与陆羽有很大关系,当然是否真的是由陆羽传过来,尚须考证。明末清初,以钟惺、谭元春为首的竟陵派在文坛独树一帜,灿烂夺目的天门文化源远流长,在这块文化积淀丰厚的土地上,孕育了无数的天门民歌。如《幸福歌》、《洪湖水,浪打浪》、《天门来了贺老总》等等,至今传唱不衰。

  谈起天门民歌,人们大概只知道《车水情歌》、《幸福歌》、《薅黄瓜》等为数不多的几首,而对于原湖北人民广播电台每天开播时的播放的开始曲是由天门民歌《打湖草》改编的,知道的人恐怕不是很多,在天门这块土地上,近几年来,涌现出了许多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的天门新民歌、天门民歌再创辉煌。《六月初六龙晒衣》、《妹妹心随哥哥转》曾被湖北省艺术团选为对外文化交流节目到德国演唱,天门民歌走向了世界。2005年10月,《幸福歌》被湖北省某专业艺术团编排成表演唱,由中央电视台“曲艺杂谈”栏目播出。前不久由省电视台组织的经典老歌比赛中,《天门来了贺老总》夺得了天门赛区的第一名,这首三十年前创作的天门民歌,当年在全省文艺会演唱中被省委宣传部部长焦德秀感叹为“这才是最美的艺术享受”。电视、电台争相转播,刊物竞相发表刊登,全省各地县市都纷纷到天门取经学习,可谓盛况一时。七十年代末的一个晚会上,出现了一个难得一见的场景,天门民歌的魅力无限,传为美谈。天门县文化工作队演出女声表演唱《天门来了贺老总》,一曲方罢,观众掌声雷动,这时前排坐的沈阳军区一位1激动不已,站起来面对观众大声说:“同志们,大家说好不好?”观众齐声道:“好!”1又问道:“再来一次要不要?”众合:“要!”于是,演员们又返场从头到尾表演了一次,观众掌声更是经久不息。天门民歌之美可见一斑。天门民歌是那样优美,那样动听,让人回味无穷。那唱红全国的《洪湖水,浪打浪》就是出自天门民歌《月望郎》。还有那冠以湖北民歌的传统民歌《小女婿》也唱遍全国。《小女婿》还走出国门,许多外国人也喜欢唱。天门民歌中有“下里巴人”,但还有不少“阳春白雪”。《四季相思》就是一首格调高雅,词曲优美动听的民歌,有诗情画意的意境。秋季相思中这样唱道:“秋季相思丹桂花儿飘,寒虫叫得一声低来一声高,奴心焦。佳人独坐,愁锁两眉梢,细雨窗前洒谁家品玉箫,伤心人怎能听得凄凉调,郎在外,隔山隔水路途遥。忽听门外孤雁一声叫,奴有情书,奴有情书,谁又能带到?我的郎,奴爱你,人不知道天知道。”歌词用“寒虫”、“细雨”、“孤雁”、“玉箫”等词衬托,从内心深处揭示了一个痴心女子在秋季思郎的伤感之情,相思之苦,曲调更是委婉,如哭如诉,凄楚动人。

  新的时代、新的生活,给天门民歌赋予了新的生命力。民歌的词曲继承和发展也经历了不同创作的阶段,五、六十年代,根据老民歌曲调重新填词的较多,七十年代,根据民歌音乐素材编曲的新民歌占了主导地位,这时期民歌佳作迭出,如“天门来了贺老总”、“汉北有了幸福河”等深受群众喜爱,影响深远。进入八十年时代到九十年代,民歌词作者与时俱进,写了不少讴歌新时代,歌唱新生活的歌词,曲作者结合歌词特点,除运用天门民歌素材外,还吸收现代流行歌曲及外来音乐素材,又写出了大批有影响、受群众欢迎的新民歌。如曾腾芳作词、余音作曲的《渔歌声声唱金秋》,文清作词、余音作曲的《人生最恋是故土》等民歌在全省广为传播。更有一批天门民歌,如《放风筝》、《六月初六龙晒衣》、《妹妹心随哥哥转》等歌走出了国门,唱到了法国奥地利等国。

  天门民歌深深扎根于群众生活的沃土之中,可以说根深叶茂、花繁果丰,正如一首民歌所唱:“唱歌不是人发颠,也是前朝古人传,一人传三三传九,歌海淘沙渐渐深”,由于世代传唱,歌海淘沙,才使天门民歌进一步达到词句优美,曲调动听的境界。特别一提的是新民歌,唱出了天门人民的新声,和的是时代前进的节拍,扬的是传承现代文明的旋律,是天门热土上绽开的一朵精神文明之花。我们相信,天门民歌一定会散发出诱人的芳香,也一定会结出丰硕的文明之果!

下一篇:天门捆蹄

[以上内容由网友"yfchwh200304"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