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贵州省 > 黔东南州 > 榕江县民俗文化

短裙苗的茅人节

  在榕江县北部的,两汪乡的空伸、空烈一带居住着数百户苗族同胞,这支苗族,妇女头裹锥形头帕,身着百褶裙,长仅有16厘米左右,被誉为世界超短裙故乡。

  这支苗族勤劳手巧,她们所做的裙子,除绣花丝线和衬底用的绸缎外,均为自种的棉花,自纺成纱、自织成布,白染自缝而成。所穿的衣服袖口大而短,领口满襟,多数镶有色彩艳丽的栏干和绣有精美的图案,穿着古朴、大方、潇洒。青年妇女还配上一副绣有精巧鲜活的鱼、虫、花、草等图案的围腰布,抄上腰间,风姿绰约,犹如天鹅秀态、芙蓉出水、天仙玉女,与世争奇斗艳,加上银核,银花鬓夹,银耳环,银项圈,银手镯等银饰,更显得如风拂百花,翩翩起舞,光彩夺目。2000年4月黔东南州在州府所在地——凯里市举办的服饰表演节上,空伸女青年盛装参加表演,受到有关领导和专家的高度评价,受到中、外游客的高度赞美,称之为“世界上绝无仅有”。他们的文化品味、如同大自然一样朴素、纯真,凡身临其间的,都为他们能歌善舞,热情好客而留下深刻的印象。

  这支短裙苗,每年3至6月份不结婚嫁女,但随春暖花开季节的到来,蝉、鸟嘈林,这里的男女青年就互相邀约夜间串寨,借屋脚或谷仓边幽会,更为世人瞩目的是他们每年一度的“茅人节”。

  “茅人节”是他们纪念祖先1包办婚姻、追求幸福生活的最古老、最奇特的民族习俗之一。

  相传,远古时候,这支短裙苗的祖先遭受异族驱逐,1逃到空伸、空烈一带山坡上居住。为共同抵抗掠夺,他们结为兄弟,规定短裙苗之间不能通婚,像兄弟一样团结和睦。因此这里的男青年娶媳妇和姑娘出阁都要找雷山、台江等很远的地方的人家,远嫁他方的姑娘很难回家,短的三五年,长则八九年才能回家与父母兄妹团聚一次。每当春季,山峦翠绿、映山红花盛开的时候,亲人们思念远嫁他乡的女儿、姐妹时时泪眼涟涟。于是有人便到山坡顶上去插一排茅人,中间最高的象征大姐,两边的象征妹妹,当思念亲人而又不能见面时,就爬上山顶去,看见茅人,同如看见自己的亲人。从那以后,每年的农历二至四月他们都要到山坡秀美的山顶上去插茅人,唱情歌,“茅人节”就由此而形成,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支短裙苗族男女青年相互通婚后,“茅人节”就演变为男女青年谈情说爱,自由选择如意对象的一种重要社交活动。

  玩“茅人坡”是短裙苗的一种有趣的活动,更是青年人的一种主要的恋爱方式。这种活动,一般在农历二至四月栽秧前进行。莺飞草长的时节,男青年选择佳日上山用茅草和小树杆扎成茅草人(草人要单不要双),插在寨子附近的山坡顶上.姑娘们(已婚妇女亦可参加)高兴地打扮起来,提个小篮子上山采蕨菜.小伙子们(已婚男子亦可参加)身背柴刀或斧头上山砍柴,他(她)们在“茅人坡”相会后,便对歌取乐。唱歌,一般有“初相会”(即见面歌)、“赞美歌”、“盘查歌”、“思念歌”、“求爱歌”、“盟誓歌”、“送别歌”等。

  相会后,男的便高兴地先唱:

  今日运气好,

  白云无雨既有风。

  云会雨,雪会风,

  河岸会江东。

  蒜苔会萝卜,

  韭菜会青葱。

  孔雀会凤凰,

  鲤鱼会金龙。

  有缘千里来相会,

  无缘对面不相逢。

  女方接着回唱:

  初初来:

  银蹄白马会金街,

  画眉初会金鸡伴,

  山伯初会祝英台。

  溪会河、马会鞍,

  盘路会青山。

  蜂子会芍药,

  蝴蝶会牡丹。

  早知丽山有好伴,

  包饭问路早来玩。

  唱完初相会歌后,又唱夸奖歌和盘查歌,男的先唱:

  会唱多,

  唱得鹦鹉怕唱歌,

  唱得干鱼睁开眼,

  唱得阳雀口难开,

  唱得郎哥红了脸,

  干愿拜你为歌师。

  接着又唱盘查歌:

  妹歌多,

  郎要问妹颠倒歌,

  什么颠倒去砍树,

  什么颠倒去挖坡。

  女方听后,毫不逊色便立即回唱:

  郎要盘问颠倒歌,

  妹就答郎颠倒歌。

  锄头颠倒去砍树,

  斧头颠倒去挖坡。

  他们就这样,你唱我答,你盘我对,幽默而又风趣。当唱到情投意合后,男女青年便谈情说爱,山坡上的茅草里,树丛间,一对对互相对唱情歌。男的唱:

  寨边田最贵,寨脚田值钱,

  有钱能买到,只要多加银。

  阿妹生最乖,手巧心又灵,

  妹值千两金,妹值万两银。

  妹呵,哥我穷又苦,

  无石打岩鹰,成天在想妹,

  想妹成双对,如妹嫌弃哥,

  只有陪老住,光棍过一生。

  女的便接应,唱到:

  仙女最漂亮,仙人最聪明。

  那个敢算定,永活万年青。

  代代有能人,妹是穷家女,

  妹是活路人,只要两相好,

  活路双双做,情投意更深。

  哥呵,只要你不嫌,

  妹愿陪着你,白头过一生。

  情歌越唱越热烈,这寸整个“茅人坡”沉浸在歌的海洋里,歌声时而豪迈奔放,回荡山谷林丛,时而悠悠然然,飘扬空中云里,时而情意绵绵,如潺潺流水。他们就这样尽情地欢歌取乐,越唱情意越深,如痴如醉。已婚成年人,通过对唱,加深友谊,化解昔日积怨旧恨,增进了团结。未婚青年,通过对唱物色各自的意中人。唱呀!玩呀,一直到晚霞洒向山岗,才依依不舍地互唱送别歌:

  分别了,

  我俩分别莫分心,

  要学江河长流水,

  莫学花儿一时香。

  去了去了又转来,

  山伯难舍祝英台。

  鲤鱼难舍滩头水,

  蜜蜂难舍桂花开。

  次日,按约定好的时间和地点,又准时到坡上相聚,继续谈情说爱,谈到情融意合时,便唱开了结伴歌:

  画眉借山来歇凉,鲤鱼借水来归塘。

  哥不借妹钱和米,借妹把凭连心肠。

  苦瓜连青藤,鹞子连山鹰,

  蜂子连蝴蝶,哥妹要连心。

  结伴要连情,感情好,

  你我要连六十春,生生死死不分心。

  结伴歌唱到热潮时,意中人苹果般的脸蛋上含羞飞霞,彼此互递珍贵信物,双双离众而去,在箐底林中轻言细语,欢度幸福时光。这种活动既原始又热烈,既神秘又奔放、自由,充满了浪漫的情调。

  (暂无图片,欢迎提供。)

下一篇:苗族牯脏节

[以上内容由网友"wawws"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