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福建 > 莆田 > 荔城区民俗文化
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沟边傩舞

沟边傩舞
  流传于莆田地域的沟边傩舞(俗称十恶舞),源于上古氏族社会中的图腾信仰,为原始文化信仰的基因,是傩仪式中的民间舞蹈部份。这种古老的傩舞之花,主要体现在傩表演仪式中,舞者戴着狰狞面具或绘画诡异面谱,拿着武器、奔腾跳跃、舞姿激烈诡黠,气氛神秘威严,借助神灵的威力,降魔镇恶,驱除旱、涝、火、虫等自然灾害及瘟疫疾病等灾害,经代代民间艺人沿承,不断完善,形成一套完整的舞蹈表演形式。它被作为驱邪纳福、保境安民的一种仪式传承、延续至今,成为我市独特的民间舞蹈艺术。

  2010年11月,《沟边傩舞》被莆田市人民政府公布为莆田市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沟边傩舞,追溯其历史渊源,从表演形式和舞技探究,应是唐代“百戏”俳优杂戏和歌舞杂奏所流传下来的产物。沟边傩舞具有丰富多彩的杂剧和舞蹈表演特点,它的产生和形成时间,与“谷城宫”杨公太师出巡郊游庙会应有密切关联,最早出现在宋朝,距今已有上千年的历史。

  黄石谷城宫杨公太师出郊巡游,是有据可依的,最早可溯至宋朝。“谷城宫”古称“谷城古庙”(印符尚存),北宋年间建于黄石青山(亦称谷城山)的三隐岩(松隐岩、梅隐岩、竹隐岩)的梅隐岩中。谷城宫杨公太师出游一般在每年春天的三月举行。(个别年间也有推至四月初)。具体出巡日子均向杨太师祈杯,求个吉日而定,故而有二十四铺百姓自古至今流传“三隐祈春巡”的名言。即是说每年杨公太师出巡日子要由三隐岩所在地的“谷城宫”求杨公太师府祈杯而定。可见,谷城宫杨公太师的出游巡视庙会,早在宋朝就有了,而具体何年开始,目前无据可查。

  明嘉靖年间倭寇入莆,原“谷城宫”古庙被毁,明崇祯年间,迁建于今荷岭新址“谷城宫”。“谷城宫”重建后,又重新按例举行杨公太师出游,一直延续至今。沟边傩舞(十恶舞)也跟随表演至今,长盛不衰。

  “谷城宫”杨公太师出巡庙会的原由,是当时朝政1,瘟疫流行,地方1无能,科学落后,缺医少药,百姓生活艰辛,无力就医,瘟情重且广,死者不计其数,于是百姓的希望只好寄托于神灵的威力。“二十四铺”百姓诚请“谷城宫”的五瘟神——杨公太师(他是天赐金禅压瘟大和尚),出游进行驱瘟、送瘟,驱妖逐邪,庇护百姓平安。出游所需各种必要的执事项目,由各铺百姓认领,一经认领就成为固定世袭不变。而沟边认领了“傩舞(俗称十刑十恶)”,其意是装神者手持刑具缉拿驱逐恶鬼。所谓“十恶”即中国封建王朝为维护其1统治所规定的不可赦免的十种重大罪名:谋反、谋大逆、谋叛、不逆、大不敬、不孝、不睦、不义、内乱。从隋朝开始,正式以十恶罪名规定于法典。犯此罪名之一者即恶人,死后即为恶鬼。凡十恶者必遭严厉的惩治。沟边傩舞的内容、形式和服装道具以及表演特点,是根据道教传说的“六丁六甲”的十二守护神,其神力具有“行风雷,制鬼神”的法道。这是“谷城宫”杨公太师出巡庙会的意愿所需的重要项目。它增强了驱瘟逐邪的力度,充分说明傩舞(十刑十恶)其舞蹈的产生形成,与谷城宫出游是同步的,历史悠久。

  沟边傩舞是傩仪式中的舞蹈部份。舞蹈采用以人扮神,人神结合,将人神化的形式,系想象鬼神的形态,采用形式壮达,描摹传神的手法,构成相应的各个特殊驱鬼缉拿的动作。总体上,既有柔美细腻的姿势,又有铿锵有力的阳刚之气,其动作颇具古典神韵,整体气氛庄严肃穆,体现高度神威,产生既有动人的艺术感染力,又给人望而生畏的敬仰之情。舞蹈队中的表演者,都是道教传说中的“六丁六甲”,他们手持刑具,是驱逐缉拿恶鬼的使者。

  一、表演内容:傩舞(十恶舞)

  表演内容根据传说神话故事而来,其中人物主要是“六丁六甲”(道教传说中的十二位守护神),是具有“行风雷,制鬼神”的道法故事演化而来的。其人物的服饰、道具、形象是参仿古宫庙中的壁画。古时戴面具,脸谱均用戏剧油彩勾勒,极具神威。人物形象逼真传神,形似神达,栩栩如生,跃然脸谱上。

  整体舞蹈分为五个小分队。

  第一分队:是阴曹地府中的人物,白无常(俗称大哥),身高2.85m,(身背竹篾编成套架,披上服饰),着白衣红裤,足系草鞋,戴高帽,帽1“一见生财”。左手执扇,右手端旱烟枪,八字眉,口吐舌头,绕烟雾。据传他是阴间鬼头,管理一方阴司之鬼。黑无常:(俗称矮哥),身背竹篾编成套架。身着黑衣红裤,足穿草鞋,手执“正堂令牌”,执行巡查恶鬼的任务。安奶:(白无常的妻子),身着绣花红衣(花旦服)红裤,系红裙,脚穿绣花鞋。一手执扇,一手携手绢。她无实际职责,只是增添故事内容,起逗趣作用,增添浓重的乡土气息生活色彩。

  据老前辈传说,每年出游结束后,白无常(大哥)和安奶在坨坝大埕举行隆重的结婚典礼。当天,大埕上备有香桌,桌上摆满供品,备有床铺、棉被,并提供洞房一间。结婚典礼开始时,须过“三通”,新郎新娘要吃“三道”菜:①面一碗;②龙眼干汤一碗;③酒一杯。然后黑无常高喊“赞句”,送新郎新娘进洞房,后分发红包(须备红包40份)给观众。观看的人群围得水泄不通,可谓“人山人海”。据传,由黑无常(矮哥)充当媒人,穿针引线,才使得白无常和安奶喜结良缘。结婚典礼举行后,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气氛高涨,场面红火,预示着一年中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的好兆头。人们和睦相处,夫妻恩爱,纳福迎祥,娱神娱人,纵情欢愉,宣泄情感,表达了广大群众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

  第二分队:“不孝子”,是“十恶”中百姓所常见而怨恨的人物,表演形象化。很有感染力,起劝世警示的作用。他头发蓬乱,黑脸庞,身着囚服。背上背着“不孝子”的白布条,垂头丧气,摇摇晃晃。前面有一个六甲(使者)手持铁链拉着走,后有一个“六丁”(使者)用铁叉推着他腰向前,十分形象的表现出“不孝子”的悲惨下场。

  第三分队:“六丁六甲”使者16人,皆白面,赤膊,歪嘴、托眼、长眉毛、腰系红肚兜,穿红裤,扎手扎脚足系草鞋,双足系铃,头戴一顶用圆圈制成的有色彩的帽子,插红白纸抄条,脖子上带银链,左手执铁扇,右手执令牌“见恶便拿”,执行巡查任务。沿途表演者全部静音。

  第四分队:有“六丁六甲”组成的(20—40)人驱逐五方鬼,(东、西、南、北、中五方)的队伍。身穿蒙面衣,红衣红裤,断虎须。足穿草鞋,手脚裹扎。其领头一人扮刽子手,一手持大刀,一手提人头。其他人物有的手持叉或戟(有两齿叉或三齿叉)。皆静音。本分队人员皆带面具,十分威严。

  第五分队:白无常(原人形3—5人)绿面孔。头戴白高帽,1“一见生财”。白衣红裤,红嘴巴,红舌头,浓眉毛。他们都是各方阴司鬼头,分管各方阴司之鬼。自古相传,参演者带有虔诚色彩,虔心的参演者,能得神灵庇佑,消灾免祸。合家平安,年景顺意。

  参演者化妆完毕后,须向杨公太师焚香跪拜,以得神灵的认可而神化了,此后参演者之间就不能互相言语,保持静音,巡游完成,卸妆后亦向神焚香跪拜,意是报告任务完成,得允退了神,并将头上纸抄和脚上草鞋当场火化以示着神灵升天,表演者方可回家。

  沟边傩舞表演形式:整体舞队分五个小分队,各有自己不同的神服和不同的道具,各小队又各有自己的舞态和动作。其中一、二分队,自由表演,动作带有戏剧性。而其中三、四、五三个分队,均由一套锣鼓,统一进行指挥。各分队舞态和动作仍然各自保持整齐、协调一致。随着出游队伍的前进,且行且舞,时停时舞,有劳有逸,能使善男信女扬眉吐气,可使作恶0邪者胆颤心惊。

  沟边傩舞的表演乐器有鼓、锣、钹等。分五个小分队,浑然一体,蔚为壮观。它表达了人们逐妖驱邪,除恶扬善,寄望太平盛世的美好愿景。

  沟边傩舞采用以人扮神,人神结合的形式,其动作颇具古典神韵,整体气氛庄严肃穆,表现神威,有着一定的艺术感染力,在莆仙民间舞蹈艺术形式中占有独特的地位。它是“宋元南戏活化石”的遗存,其表演风格既有场面变化复杂,演技细致严谨,生活气息浓厚,舞姿优美的“文傩”流派,又有气势威武,奔放开朗,节奏势烈明快,动作刚劲有力的“武傩”流派。它对丰富和完善省、市民间舞蹈史,具有一定的学术价值和实用价值。

沟边傩舞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下一篇:舞龙·弄九鲤
[以上内容由网友"冷笑着"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