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陕西省 > 安康 > 石泉县民俗文化

汉江号子

汉江号子
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
汉江号子为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
  历史悠久的汉江号子是陕西省珍贵的民间音乐财富,汉江号子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忠实地纪录着汉江船工的血泪和心酸,展现了劳动人民用于与大自然拼搏的精神,是陕西省宝贵得值得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汉江上游,山峦重叠,货物流通、客运往来皆需木船载客运货,于是柏木帆船成为主要的交通工具.小的船有几个船工,大的有二三十个船工,甚至更多。艄翁又称驾长,是一船之主,船行船停,闯滩斗水,该快该慢,众船工皆听艄翁指挥。在明、清时期,是由艄翁击鼓为号指挥船行,统一扳桡节奏。大约在清朝中期,才逐渐兴起号子,产生了专门的号子头,来指挥行船。汉江号子在陕南汉中安康汉江流域皆有流布,至20世纪40年代仍很盛行,之后由于陆路交通的发展而日渐衰微。汉江发源于汉中西部宁强县五丁关及甘肃东部的太阳山一带,经汉中、安康、湖北襄樊、丹江到汉口入长江。一般来讲,从湖北老河口以上称上游,以下称下游。上游多险滩,据汉江老船工讲,有名的滩就有三百六十个,无名的滩更是不计其数。安康地区的石泉、紫阳、汉阴、岚皋、安康、旬阳、白河七个县都位于汉江上游地带。很早以来船工们就有“汉江水弯又弯,上下都是滩连滩,有名滩、无名滩,技术不高难过关,洪水滩上号子喊,船怕号子马怕鞭”的说法,它生动、形象地描绘汉江上游地带山川纵横、滩多水急的情景及汉江号子在船工的劳动生活中所起的重要作用。

  汉江船工号子是船工们在生产斗争中劳动情绪的直接体现,它不仅起着统一劳动意志,协调劳动步伐的号召和组织作用,同时也起着鼓舞劳动者斗志,调节劳动者精神的作用。

  船工在劳作时或顺流摇橹,或逆水拉纤,或扬帆跑风,或起锚开船,或停泊靠岸,都有各种不同的号子。或高亢激越,或舒展流畅,或紧促急切,或平稳悠闲,一呼一唱,无不具有强烈的生活气息和鲜明的地方风格。汉江号子基本上可以分为上水行船号子、下水行船号子、离岸、靠岸及其他号子五种类型。

  上水行船号子——主要是指在逆水行舟时遇到各种不同的情况,做各种不同劳动方式时所喊的号子,由于江水流速的缓怠、平水和急滩、顺风与逆风等自然条件及劳动条件的差异,上水行船号子又可以分为平水号子和过滩号子。

  平水号子主要指在平水中逆水行舟,流速不急时所喊的号子。这类号子一般来讲节奏比较规整,速度比较匀称平稳,领号者喊的比较自由,音调比较悠长,合号者则根据老辫子(领号者)的领腔速度在每一小节强拍上有力的喊出“嗨”来,以稳定节奏、统一步伐和意志。在汉江,上水行舟遇见南风即为顺风,这时船工收起纤挽,扯蓬跑风。“扯蓬号子”“跑风上船吆号子”就在这时喊出。由于遇见顺风船工即可省力不少,感到十分“吉利”,在喊“扯蓬号子”时往往也是兴高采烈,因此号子音调相应的讲也显得比较自由活跃,欢快而明朗,节奏变化也比较大。在水流较缓,上水行舟时遇见顺风格但风不大,这时除把蓬扯起后,还需撑篙行船以加快船速,这时船工就喊起“连蓬带抄篙号子”。这一号子开始由领号子喊一声自由节拍的帽头,向船工们示意准备挠篙撑船。号子的速度比较缓慢,音调与节拍重复较多。当需要加力、加速时号子的速度也加快,力度也随之加强,合号的音调也短而有力。有时领号者不是在唱,而是在喊话,即兴编词。

  过滩号子的形成是由于汉江上游地带水急滩多,往往过了码头就是险滩,一个接一个,逆水行舟时遇到险滩水流很急,就必须大力拉纤,长期以来在过滩就形成了一整套号子,叫做过滩号子。滩前先喊“开头号子”,这一号子节奏比较规整,速度不快,音调重复,意思就是告诉大家马上要上滩了,做好准备,统一步伐,向前冲。紧接着在领号者的吆号声中,船已上滩,船工们一齐向前扑倒,两手着地,拼命拉纤与险滩恶水开展激烈的搏斗。这时喊出“上滩拉船号子“或“倒排号子”。一般木船在过滩时大都是时结伴而行,以便在上滩时集中力量。过滩后由于人多纤长需要收纤快一些以便将过滩的船只拉到岸边再拉下一条船过滩,这时领号者喊起“跑挽号子”,开始拉船靠岸。

  下水行船号子——顺水行舟船工们主要用“棹”和“橹”进行操作,“棹”是在船前头起着舵的作用,下水号子包括“下水开头号子”“摇橹过街号子”“下滩号子”“弯船号子”。一般水流较缓,江面比较平静,在摇橹时船工们就喊起“下水开头号子”。由于在平水摇橹,相应的讲强度不大,劳动的节奏比较缓慢。这类号子的音乐性强,但节奏随着摇橹的动作比较规整,当船队到码头、过集镇时领号者号子一转而吆号起“过街调”,这时往往调性也进行了转换。“过街调”的音调随着调性而相应提高,节奏变化比较大,用船工的话来讲“要花哨一些”,表示又过了个码头,引起岸上的人注意:船队过来了!这时各条船上都喊出“开头号子”及“过街调”,连喊三次,称为“三起头”,过码头后遇到险滩,船工们喊起“下滩号子”,下滩时水流急促,要“棹、舵、橹”并用,由于滩险水急,船工们必须把稳方向,情绪十分紧张,这时领号者往往是在呐喊,而合号者则重复一个音,气息急促。过滩后船工们经过一场激烈的搏斗情绪也缓和下来,这时领号者喊出“弯船号子”,准备停船休息一下,船工们放慢摇橹速度,号子的速度也随之缓和下来,音乐性增强以调剂船工们的情绪和精神。

  离岸、靠岸及其他号子——行船走水,劳动形式多样,号子也随着劳动条件的不同而不同,离岸、靠岸、装卸货物、推船下水等等都有号子。一般采讲这类号子旋律性较强,曲调悠长动听,节奏比较自由。如《独角调》,就是临近码头时喊的号子,意思就是向岸上告知船即将靠岸。此类号子曲调节奏比较自由,节拍也很不规整,旋律比较优美、婉转,领与合相互呼应十分和谐。《活锚号子》是木船装载后第二天即将启航,晚上船工们高兴的摆酒会餐后为启航做准备时活动铁锚时所喊的号子。这一号子开始节奏比较自由,速度比较缓慢,随着劳动的节奏,曲调的速度逐步加快而规整,领号与合号的曲调旋律性较强,对置发展,相互呼应,节奏的变化也比较大。此外还有《上挡号子》《倒档号子》《流星号子》等等都属于这类号子,它们的音乐性都要比上水、下水号子要强。

  汉江号子的演唱形式是“一领众合”,领唱和合唱相互呼应,配合着动作交替接唱为最多。这些号子中有强烈的支声复调,模仿复调的因素,有的还包括对比复调的因素。还有一些号子随着水上劳动条件、环境及轻重的不同往往由交替接唱发展到混合唱,于是出现多声部的因素。一般来讲汉江号子的旋律主要在领唱部分,“合号”往往是节奏性的,有的只是一个音或一种音型的反复,以起到强调重音、统一力量与意志的作用,有些可以看成是一种固定的衬托。

  汉江号子的调式是多种多样、丰富多彩的,且经常通过调式对比手法造成色彩上的对比增添浓郁的生活、劳动气息,这与劳动条件及劳动的强度都有都有相当密切的关系。汉江号子的调式有五声调式,六声调式、有综合性调式也有交替性调式,共同构成了汉江号子鲜明的地方音乐风格。

  汉江号子既有雄壮有力、节奏鲜明的号子,也有悠扬婉转、欢快明朗的号子,具有声部丰富、旋律多变的音乐特点。存在于安康境内的秦、楚、川地的语言以及安康复杂的地理环境形式多样的劳动形式造就了汉江号子鲜明地方音乐风格。汉江号子旋律音调的起伏升降大而频繁,跌宕豪放,节奏紧密而变化多端,音乐上的句幅较短,气氛比较紧张,是安康地区丰富的民间音乐中一份财富。在2008年被评为陕西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

下一篇:明星生猪

[以上内容由网友"炮铺街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