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江苏省 > 南通市 > 启东民俗文化

吕四渔民号子

  吕四,唐五代时是一片沙洲,遥遥浮现在烟波之上,古时称“东瀛洲”。东瀛涨沙成洲,逐渐水草茂盛,统治者把一批批“犯人”发配到这里来煮盐为生。

  三分盐七分渔,沙洲逐渐成熟,海鸟翔集,鱼游浅滩,盐民开始下海捕鱼,于是产生了渔歌。

  渔歌有反映生产劳动欢乐情绪的。如《撑船歌》:“春夏秋冬四季天,我撑船逍遥在外边,三十六行买卖我不做,我撑船为业去天边……”

  渔民作业生产时,人要出力、出劲,就必须打号子,渔民把打号子叫“喊歌”。如吕四民歌《人要出力把歌唱》中唱的:“天要落雨北风狂,鸡要啼来扑翅膀,船要快来双支橹,人要出力把歌唱。”

  吕四渔民号子是在劳动中产生的原生态渔歌

  吕四渔民在生产劳动中形成了一整套十分完整的劳动号子,如对草、拢绳、打索、点篙等几十1短不一的号子,一种作业一种号子,有的一种作业多种号子。

  旧时,吕四渔民一年两季生产,春汛黄鱼,秋汛海蜇,捕捞用的网是用草和麻线结的,海户把从启东南部沙里农户那里收购来的水茅草铺在岸边打软,这种打草的活儿叫对草,一边对一边嘴里哼唱:“哼哇里格来,哎哼哇勺里来,哼哇哼哇勺里来,哎哼哇哼左勺里来,哎——”唱的号子叫对草号子,对草号子有3种,听起来像唱山歌,尤其是几个渔家妇女在一起干活,唱的对草号子错落有致,高低节奏非常好听。

  草对好了,开始拢绳,海滩上一字排开好多拢绳车,拢绳就有拢绳号子:“嗨哟来呀,嗨哟来,再!嗨哟喂来呀,嗨哼来-…”绳拢好后再打成捆,打捆有打索号子:“哎吭来吭呀;吭吭来哎,哎呀,吭衣为,吭育……”于是开始织网,织好网,海户用牛车把网具装载上船,牛车在海岸上悠悠前进,赶车的嘴里哼唱着赶牛号子:“左——噢,左——驾噢……”鞭子往空中一甩:“啪1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三月三开港门,春汛生产开始,渔船出海,渔民点篙拔蓬,拔蓬很费力。人拉住蓬索,重心要往下蹲:“扎!扎!嘿爽里个来,嘿爽里个来呀!扎!扎1拔蓬号子一人领众人呼。船在航行途中,船老大要掌握船的位置,就有齐头专门负责测水,他用定制的竹竿或水砣,定时放下水测量海水的深度,测水时嘴里唱道:“四十五节哟嗬——四十七节哟嗬——嗬嗬嗬——四十九节哟嗬……”点水号子节奏较慢,较为自由,声音要响亮,报给舱里的老大听。老大从点水号子中知道船到了什么洋面,有时点水号子中“毛毛里四十五节喽”,或是“足足里四十五节喽”,这是说水深不到45节,或水深过了45节。这是渔号中的俗语,不是渔民是听不懂的。

  到了渔场作业,把网放下海或到时要起网,船上有盘车,众人边绞车边拉网边呼号,呼号时一人领众人呼:(领)“喔,喂喂衣嗒—”(和)“喂喂喂衣唷1(领)“喔喂上喂——”(和)“唷喂上喂衣呀-…”这是打的盘车号子。网邦号子也是领呼合成的,如:(领)“唷号里来呀——”(和)“嗬嗬嗬喽1(领)“嗬呀唷左来——(和)嗬嗬嗬喽……”

  一人领众人呼的号子,一般都比较雄壮、有力,尤其是冬季渔民到海里去安桩打根时,天气寒冷,海水冰凉,又要赶在涨潮之前把桩根打好。渔民们便喝足了酒,冒着刺骨的西北风,呼喊着打根号子:(领)“噢来1(合)“哎里衣来1(领)“噢衣啰1(合)“喔响啰1(领)“唷来上勒1(合)“哼哼左来1(领)“呀嗨扎来1(合)“嗳衣勒噢衣勒噢衣勒1(领)“哎哟唷来上勒1(合)“哼哼早来呀-…”把长长的木桩和茅草打进海底淤泥里去。这种号子尤其在静静的夜晚,声震海浪,10里外的渔村都能听得很清晰。

  到了渔场,渔民从船上把预先扎好的竹排放到海里,这个作业非常惊险,他们把竹排推到船头,上竹排,唱上排号子:(领)“小头朝前接接拢啰1(合)“嗨,嗨1(领)“要到头拦户哎1(合)“嗨吭1(领)“一同朝前一步啰1(合)“嗨嗨1(领)“众兄们哪得点力啰1(合)“嗨,吭1下海作业的渔民站在竹排上,船老大看准风浪,舵一扳,把船头对准浪尖,船头冲上去,海浪立时把小船推向半空,当渔船顺浪势落下来时,他们将竹排一颠,连人带排扑向大海,稳稳地站在海面上,上排号子短促粗犷、壮胆生力,十分壮观。

  船满载渔货返航,等候在港边的人们拿杠棒、箩筐来接货,这时候的气氛很热烈,人们喊着接潮号子:“吭吭唷啊来,哟唔喔里来,吭吭唷嗬来,吭!……”把一筐筐鲜活的鱼虾抬进村里。

  抬进村的鱼虾要分拣,于是有了拣鱼号子,拣鱼号子很欢快:“哼哟喂里嗨嗨,哼哟喂里嗨嗨……”;挑了鱼到市场上去卖,嘴里唱着挑子号子:“咳哟来咳哟来,咳左哟哇来,咳哟来呀。”旧时小镇上都有鱼达子,用高凳支起一张长木板,小贩们把鱼放在达子上,有管鱼市的人统一称卖,嘴里唱着:“小鱼头来哉呶……”一边唱一边把高高翘起的秤梢打住,将鱼倒进顾客篮里,卖鱼小调声、报的价钱声、人们的欢笑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一曲美妙的鱼鲜交响曲。

  吕四渔歌号子的采集和整理

  吕四渔民祖祖辈辈冒着风浪在这块富饶的海域作业,形成了的号子、渔歌,这是一笔宝贵的文化遗产,解放后进行过几次采风活动。

  1962年,江苏省音乐家协会张仲樵带着音乐工作者王小桃、郭真、费承坚等到吕四采风,搜集整理了吕四渔民号子18首;1978年,江苏音乐家陈茹青组织部分音乐家、词作家10余人到吕四采风,上海音乐家陈大莹、黄锦发应邀一起参加活动。

  1980年,南通地区文化局组织民歌采风活动。启东采风小组历时8个月深入渔区采录吕四渔歌号子,次年南通地区汇编出版《南通地区民歌逊,其中收录吕四地区渔歌号子就有53首。

  1983年,上海音乐学院民间音乐抢救小组黄允珍一行5人到吕四采集渔歌号子,并进行录像录音,收集了渔歌号子76首。

  1987年,启东历史上规模最大,参与采风活动人数最多的“三套集成”普查活动,整理出了启东民间文学《三套集成》资料本。

  吕四渔歌号子的传承与发展

  在搜集整理原始渔歌号子的基础上,许多文艺工作者为了扩大吕四渔民号子的影响,进行了再度创作。如:《接潮情歌》、《海上号子联唱》、《海潮声声》等,其中最有影响的有根据接潮号子创作的男女声对唱《接潮情歌》。1985年随南通民间艺术团进京演出,得到高度评价。有吕四夏家弟兄组成的渔歌号子联唱,2004年参加“全国原生态民歌大赛”获黄海歌王奖。以后又参加江苏盛南通市、启东市一系列文化活动,声誉雀起,吕四渔歌号子已经成为地方一张品牌。在传承发展吕四渔歌号子的过程中,有几个人功不可没。

  原吕四镇文化站站长夏阿林是地方上小有名气的民间歌手。他出生在海边,从小受父辈的熏陶,会打各种劳动号子。当了基层文化干部后,他团结了社会上一批青年歌手,组织过上百次大小文化活动,不遗余力地宣传、演唱渔歌号子,他克服了种种困难,把父辈5弟兄组合在一起,发挥他们的演唱特长,使他们在全国比赛中获奖。夏阿林本身也因这次比赛成功而被邀作客中央电视台《艺术人生》访谈。国家对非物质文化保护工程的启动,使吕四渔民号子从民间走上了艺术殿堂。

  在《吕四渔民号子》联唱的编唱中,县文化馆从事音乐创作的杨小焱花了许多心血,他同文化馆干部方卫平一起几度深入渔村,体验生活,向原生态民歌手学习,运用多声部手段,大大丰富了号子的感染力,使渔歌号子得以在全国比赛中叫响。

  与号子联唱相比较,《接潮情歌》比较抒情,曲调十分好听,又不失吕四渔歌的味道。在这方面,原创者现任启东市文化局局长的黄慧是下了苦功的。笔者曾陪同他和上海音乐学院的黄允珍一行,上船头出海打鱼体验生活。海上风大浪高,采风组的人个个都头晕、恶心、呕吐,肚肠像翻天倒海一样,但大家克服了困难,坚持现场录音、录像。在风平浪静的渔休时间,和渔民围坐在船舱板上喝酒、聊天,体会渔民海上生活的情趣。《接潮情歌》是黄慧同志多年重视挖掘民间音乐素材厚积薄发的成果。

  当然还有许多基层文化工作者和许多不知名的民间歌手共同努力,使吕四渔歌号子在新的历史时期焕发出新的光彩。

  吕四渔歌号子的保护和利用

  毋庸置疑,随着渔业生产的发展和某些海上作业工种的变化,与劳动作业相依存的,与民众生活休戚相关的渔歌号子正在逐渐消失。我认为必须采取措施,保护和利用吕四渔歌号子:一是利用吕四文化站现有的部分设施建立吕四渔民民俗风情馆。二是发动群众,收集渔业生产上用的各种劳动工具、实物。三是利用现代录像、录音手段,将各种劳动号子配以音响效果。四是对渔民号子在各种活动中获得的奖项配以照片、图案和文字说明,形成一套完整的资料。

  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吕四渔歌号子作为一项濒临消失的文化遗产,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吕四渔歌号子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已经列为南通市重点保护项目,现正申请省保护工程之一。我们必须采取强有力的措施保护,把我们吕四渔民祖辈创造的文化瑰宝保留下来,传承下去,以启迪教化后人。

下一篇:启东洋扁豆

[以上内容由网友"雪舞长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