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云南省 > 大理 > 巍山县民俗文化

巍山打歌

巍山打歌
  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是云南开发较早的地区之一,县内曾发现过新石器和战国时代的石棺墓;也是唐代南诏政权的发详地,县内现仍有南诏遗迹多处及南诏王室后裔。

  巍山彝族自称"腊倮颇","颇"是人的意思,即"腊倮人",又称"土家",即土生土的民族。

  "打歌"彝语称"欧克",是巍山分布最广,影响最大,历史久远的一个舞种。它的起源在民间有多种传说:相传在部落时期,一次彝家与傈僳发生了战争。彝家节节败退,被围困于一山头,眼看夕阳西下,彝家急中生智,在山丫口烧起篝火,大家围着篝火转圈,手舞刀棍,口里齐声喊着"傈僳子你瞧着"(这是打歌调中的主要衬词),山下傈僳人见山头火光冲天,再听呼喊声,误以为彝家援兵赶到,慌忙退兵。为了纪念这次战斗的胜利,从此彝家便兴起了围着篝火打歌的习俗。

  马鞍山的老艺人左伟增(生于1913年)讲了另一种传说:三国时期,诸葛亮南征,曾设谋令士卒围火舞刀,以少数兵马吓退强敌。为纪念胜利,兴起围火打歌。现在打歌时舞的大刀,恰似关刀。

  又传:唐·六诏时期,蒙舍诏(南诏)主皮逻阁为统一六沼,于垅圩山建造一座松明楼。借星回节祭祖之机,设宴于松明楼上,召五诏诏主回蒙舍川祭祖。宴间,皮逻阁退席点火烧楼,烧死了五诏诏主。皮逻阁轻易吞并五诏,建立南诏国。为庆祝胜利,每年农历六月二十五日打歌庆祝。这也是巍山彝族火把节不在二十四,而在二十五日的原因。

  "打歌"有较多的历史文献记载:唐·樊绰《蛮书》载"少年子弟暮夜1闾巷,吹壶芦笙,或吹树叶,......用相呼召"。清·康熙《蒙化府志》载:"宴会则踏歌跳舞。"《蒙化府志稿》:"婚丧宴客......踏歌时悬一足,作商羊舞,其舞一人居中吹笙。"《弥渡县志》(紧邻巍山县)记云:"境内有彝族二十余村,至迎神赛会,选材中宽广隙地,立一秋千架,对立一杆,上是灯幡,下焚香火,夜间男女杂踏,聚众打歌。......当正月十四日,至铁柱庙领歌,杀羊为牲,焚化香火,次日又复来打歌。"《赵州志》也记载了祭铁柱庙领歌之俗。

  巍宝山文龙亭存有一幅绘于清乾隆年问的《松下踏歌图》(参见综述附图十六),绘记的可能是南诏蒙氏后裔打歌祭祖的场面。现存"踏歌图"的后山,仍为打歌场。大量史料证实巍山打歌源远流长,由来已久。

  巍山彝族男女老幼都会打歌,逢年过节要打歌,赶庙会要打歌,婚丧嫁娶要打歌,老人成福百日(去世后百日)要打歌,三年脱孝要打歌,看电影要打歌,开会前后要打歌。"芦笙一响,脚杆就痒。笛子一吹,调子就飞。"凡是有人群聚会的地方都要打歌。

  巍山彝族婚、丧都离不开打歌。巍山彝族的恋爱婚姻比较自由,不少青年男女都是在打歌场上相识而结婚的。彝族办喜事,要举行"花子闹房",即请十二人分别扮成乞丐、厨师、绅士、算命先生、猴子等,他们要即兴唱调子说吉利话,扮演者都要具备打歌唱调子的才华,晚间,打歌更是不可缺少的大事。

  彝家办丧事,要以打歌祭奠。但受祭者必须是活过花甲的老人,年寿越高,打歌场面越大。打歌时要唱述死者的生平,葬礼十分隆重,届时要请"阿毕"诵经,请客人通宵达旦打歌。热闹三天后才送葬。起棺、入土、下葬、送客谢客时都要打歌。当死者满百日或上新坟、脱孝时也都要到坟地上打歌。这类打歌有严格的规程,必须遵守,歌场必须由权威人士来主持。

  巍山彝族打歌,可因地区分为以下五种不同的类型,它们的服饰,音乐、动作、风格及习俗都各不相同。

  1."巍宝山打歌"。巍宝山是南诏始祖细奴逻的耕牧之地,山间有巡山殿,建于唐开元二年(公元714年),殿内供奉着细奴逻的塑像。一千多年来,虽几经毁建,但香火始终不断。每年农历二月初一至十五,巍宝山山会期间,数万善男信女要赶来朝山敬香。十四至十七日这四天中,细奴逻的后裔都要聚集在巡山殿后山的打歌场上打歌。十六日这天相传为细奴逻的生日,是"打歌日",要到殿前杀猪宰羊祭奠先王。聚餐时八人一桌,通常在五十桌以上。餐毕打歌,他们说:"老祖公在世时,是打歌人出身,喜爱打歌,现在要打歌朝贺他。"年轻妇女下山后,要到封川山下的洗澡塘去洗澡,传说,细奴逻的母亲曾在这里洗澡,治愈了身疾。至今妇女们都争先来此沐浴,消灾求子。晚间则打歌对调,通宵达旦。与巍宝山区相隔约三十里的云碧乡,是南诏金殿遗址所在地。他们和巍宝山区彝族保持着统一的服饰,统一的色调,统一的山歌小调。正月十六日巡山殿前的打歌会,二月十九日垅圩山土主庙前的打歌会,都是为了纪念南诏始祖细奴逻,两地的彝族群众都要参加。

  2."东山打歌"。东山彝族,当地称"东山颇"或"腊罗颇",又称"米舍巴",即"蒙舍人"。很可能与南诏蒙舍王室后裔有密切联系。东山不少老人说,他们的祖辈是从城里搬来的,东山彝族比巍山其他地方的彝族对传统文化习俗保留着较完整一些。东山的打歌十分讲究规矩,打歌都有规定的日期,不许随便打歌。各个时节的打歌都必须严格按照规定程序进行。"二月八"是彝族最大的节日。这天彝家要杀鸡宰羊,把宰了的羊挂在树上,用树枝把村口的路堵塞起来,谓之"札大路"。一般情况,村里人都不出去了。傍晚,全村老少打歌起舞,饮酒狂欢,通宵达旦。东山一带打歌后,还要"抢客人",谁家抢到的客人多,谁家就有福气。每场打歌都有一家做东道主,要事先邀请歌头,开始前先在歌场中烧一堆篝火,再请寨中有声望的老人开场。老人双手将芦笙举过头,呼唤"起、起!"称"祭芦笙"。众人围火喊"呼啊--喂!"才能缓缓进入歌场打歌。打歌中的大刀是圣物,平时要放在公房中,每打一把刀都要杀牛祭祀。不同场合的打歌,用不同的套路和唱词。喜事唱喜调,丧事唱丧曲,农忙时基本上无打歌活动。打歌时,若有不守规矩者,轻则警告,重则逐出歌场。

  3."西山打歌"。西山区域比东山宽阔,且与外族杂居,相对来说要开放一些。正月初八的"茶山寺会",正月初九的"紫金山会",九月十四"垅圩土主庙会"等所有彝家庙会,都要在庙前举行打歌。这类打歌都在白天举行,没有东道主,人们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也不讲究程序,只要芦笙一响,人们就围拢打起歌来。打歌是西山彝家重要的生活内容,无论什么场合,约束甚少,任何人都可在歌场中尽情发挥自己的才能。

  4."五印打歌"。五印地区是巍山彝族的居住中心地带,五印打歌是巍山几种打歌中,流传最广的一种。一般都在婚丧节庆或上梁立柱的吉日夜间进行。"小鸡足山庙会"、"林宝山会"、"老黑棚"、"财神会"等庙会的白天也进行打歌,尤以"二月初八"在牛街乡阿徐地热水潭的打歌最为热闹。届时方圆百十里的彝家男女老少都要赶来洗澡,夜间凡周围有一点平整的场地,都成了打歌场。五印打歌已不太注意传统程序和规矩,歌场上比较自由。打歌时男子用手掩耳,用假嗓唱调,男女一唱一合。流传于青华南部的"青华弦子歌",又称"南山歌",由于打歌时用汉语演唱打歌词,又叫"打汉歌"。弦子歌是围绕一张供桌跳,虽烧舞火,只供旁观者取暖用。打歌时,男舞者抱弹一杆约1米多长的大三弦,女舞者披长羊皮褂,打歌开始后,将羊皮褂脱下卷成一团持于左手,右手拍击用以伴舞。

  5."马鞍山打歌"。马鞍山在南诏时期属"蒙南诏",是高寒贫瘠地区。马鞍山区以青云打歌为代表,节奏明快多变,动作粗犷奔放。打歌时要有一人舞关刀或棍。马鞍山一带每年正月初三至十五都要打歌,自古以来,规定各村轮流做东道主。青山打歌除庙会打歌外,每场也都有东道主。东道主事先要摆肝盘(以猪肝为主的酒菜)。请歌头和歌手们上席,宴间歌手们用唱调子来商定如何为主人打好这场歌。歌头商定后,主人才去点燃篝火,歌头领先进入歌场,并用芦笙发出呼唤声后,打歌才能开始。

  巍山青云打歌影响最大,曾多次出席省内外举办的民族民间文艺会演。1956年出席全国少数民族民间文艺演出。1980年又在全省民族歌舞会演出中获优秀节目奖,并被邀请赴日本演出。

下一篇:巍山红雪梨

[以上内容由网友"小葡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