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山东省 > 威海 > 乳山市民俗文化

苫匠和捻匠

  苫匠是“封顶”的,捻匠是“保底”的。从前的渔村,这两门手艺,与人们的生产生活息息相关。旧时农村茅草房多,过个20左右年,房草腐脱变薄了,就得重苫。苫房的头一天,房主要铡草,用铡刀把成捆的草根铡齐;要泡草,用水把草浸湿后,摞成堆,使草慢慢软化。苫房是个“一天活计”,必须在一天内干完。苫匠来时,急急忙忙搭好脚手架,麻麻利利地跳上房,先把旧草揭除。

  苫房子,技术含量最高的是开始的“站檐”和结尾的“扭脊”。

  房盖儿是“个”字头型的,苫匠多是要分两个组,在两面的房坡上同时工作。苫时草根向下、朝外,草稍向上、在内。第一层草用稀泥粘压,从第二层开始,逐渐高起房坡而呈45度角垂悬,草苫到半尺多厚的时候,再向上收拢,形成檐唇,这就叫站檐。站檐的草要硬,拍打要紧密,以防被风掀起。

  从草檐唇向上走草,叫“放坡”。即一层一层地摊放护坡草,摊的越匀越好,拍打得越实越好。放草放到屋脊时,就要开始封顶了。屋顶有“龙骨”,即建房时用高粱秆扎成的草把子,用于压住屋顶的房草。两面房坡交叉起来的草,一部分围绕龙骨系结起来。再使用大弯针带着细绳子,穿过龙骨下的房脊檩,把压草的龙骨固定好。四间房子,固定四五个点就行了。龙骨下的其它草稍子,像女人编辫子一样,两边叠合交叉,在龙骨上编扭起垅。再不断地续着新草编结,一般重叠盘结7~9层,龙骨与房坡的锐角线就形成了,再用镰刀削去长余的草稍子,扭脊就完成了。

  苫匠使用的工具较简单,一块约33厘米长、20厘米宽的草拍子,拍子阴面有密密麻麻的粗钉子,起梳理草的作用;阳面带鼻,做把手和穿杆子用。工作时,他们摊一会儿草,拿拍子拍打一会儿。脊扭好了以后,还要对房坡进行整体打实和整形,这时他们会在拍子鼻里穿上长杆子,站在屋檐下的脚手架上,就能拍打到房坡的任何部位。

  捻匠外地叫船匠,是指传统意义上为木壳船修漏补缝的人。在冬天和早春渔闲的时候,修造新船的多,检修旧船的更多,这是捻匠最忙的时候。手艺好的捻匠,人们争相请艺,他们恨不得能有分身之术。

  造新船时,船板之间不可能没有缝隙,要达到船体无渗透,使用安全系数高,就得把所有的缝隙牢牢地弥补好。木工活儿结束后,捻匠即开始工作。对较大的缝隙,他们先拿相应粗细的麻绳填堵,用一种无刃的木凿子,将麻绳沿缝隙反复敲打,使之入实牢固,再用石灰膏抹平。这种石灰膏的制作是很有讲究的,先要剁麻纤,剁成单位长度一寸左右即可。把剁好的麻纤和着质量上乘的石灰,在碾子上碾压,以压得越细越好,碾压也可使麻纤与石灰充分搅匀。再加入桐油调和,其干湿度和硬软度,像做馒头的面那样就行了。麻纤是为了防裂,桐油是为了黏合。

  检修旧船则多了一道工序,那就是要沿船体所有的缝隙,把旧有的石灰股子,用凿子仔细剔除。那些旧灰膏,随着桐油的挥发而脆性增加,极易因受到外力而脱落,剔除不干净就等于留下了事故隐患。捻匠们的责任心都是很强的,他们工作起来,专注认真,一丝不苟。

  越是寒冷季节,捻匠的活就越多,且又多是在露天作业,相当辛苦,也正因如此,他们才受到了渔民们的普遍尊重。

  (暂无图片,欢迎提供。)

下一篇:乳山册梨

[以上内容由网友"新昭明文选"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