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湖北省 > 恩施州 > 恩施市民俗文化

恩施扬琴

  “恩施扬琴”又名“恩施丝弦”,从清朝同治年间至今在恩施流传,已有两百多年历史。“恩施扬琴”唱词高雅,音乐唱腔优美,深受群众喜爱。传统的“恩施扬琴”,历史上无专业艺人,演唱者以高雅自居,自约相邀,以琴会友,交流技艺,有“曲唱五更鸡,非友(知音)不玩琴”之说。

  “恩施扬琴”演唱形式为坐唱,演唱者各持乐器(也有不持乐器的),扬琴居首,称为“坐统子”,余者有碗琴、二胡、三弦、月琴、京胡、鼓(竹节做成)、尺,称其“八音”;演唱时,大家围长桌而坐,不化妆,不表演;传统曲目分生、旦、净、末、丑等角色行当,剧情进入热潮或煞尾时,常伴以众合“彩腔”。“恩施扬琴”音乐唱腔曲牌丰富,有包括“宫调”、“皮黄”为主体的板腔体类,“月调”、“小调”为主体的曲牌体类,还有器乐曲牌。有文字可考的传统曲(剧)目,约有150多个,经常演唱的有60多个,其中有历史题材的(如“三国”、“三厢”、“红楼”戏),有唱民间故事的等。“扬琴”在恩施的流传中受方言语音影响,带来了四声上的变化和声腔上的变革,特别是在传唱中与恩施民歌、戏曲相融合,使它具备了浓厚的地方气息,显示出独特的艺术风格,因此,它虽传自异乡,艺人们却说“恩施扬琴是恩施土腔”。由于“恩施扬琴”历史上没有专业团体,演唱范围逐渐变窄,艺人相继去世,至20世纪40年代,“唱扬琴的人已寥寥无几了”。

  主要流行于湖北西部地区的恩施、宣恩、咸丰、来凤、利川等县。形成时代缺乏记载,据艺人传说,清同治年间从四川传入或从扬州传入。长时期没有专业艺人,早期的习唱者多是文人和坐贾行商,流传范围不广。1930年左右,逐渐兴盛起来。各地的琴友成立琴社组织,如恩施的清江琴社,咸丰的伯牙会,宣恩的琴音聚会等,经常互相邀集演唱,并形成清江、伯牙两派,各具不同的行腔风格。恩施扬琴的音乐唱腔,属于板式变化体与曲牌联套体相结合的音乐体制。按唱腔、曲牌的性能、结构与特点,可分为“宫调”、“月调”、“皮簧”、“小调”和没有唱词的器乐曲5大类。演唱者居中间,面前置扬琴,左边有三弦、琵琶、月琴,右边有京胡、二胡、鼓板伴奏。常演曲目有60多段,如《大宴》、《修诏》、《伯牙抚琴》、《黛玉葬花》、《琵琶记》、《怒沉百宝箱》等。恩施扬琴历史上主要是文人雅士自娱自乐的雅乐说唱,无固定专业艺人和职业专班,故称恩施扬琴为“三不一友”的说唱,即不闹堂、不坐馆,不向公众公开演唱,只以琴会友,相互酬唱,有所谓作友不玩琴之说。

  恩施扬琴又往往在古庙或深宅中琴友聚会演唱。常分生、旦、净、末、丑、副等角色演唱,演唱时不得少于三人,乐师执扬琴、碗琴、月琴、胡琴、三弦、檀板等乐器伴奏,围桌而坐进行说唱。

  恩施扬琴音乐分板腔体曲牌、歌谣曲牌、民间小调、器乐曲牌等四种。整个表现形式是以唱为主,以说为辅,唱腔主要是“正宫”和“二六”,以后吸收了“楚调”和南戏中“西皮”、“二黄”部分唱腔,唱词也常由琴友中善文者自编,曲调婉转,抒情性强,表现力十分丰富,现多搬上舞台,直接面向观众演出。

  恩施扬琴曲目众多,传统曲目多取自东周列国、三国、水浒、红楼梦等传奇故事,代表曲目有《大宴》、《水漫金山》、《黛玉葬花》等不下200余出,现代新编曲目主要有《白求恩赠刀》、《脚印》等。

  恩施扬琴,亦称恩施丝弦。流播于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恩施、咸丰、利川、来凤、宣恩等县,但发于何地,源于何时,无文字可考,艺人众说纷纭。一说是清光绪年间,有一位来自四川、人称张先生的艺人,曾在恩施县城组班传艺,遂将扬琴传入恩施。一说是著名艺人詹子范之父,光绪年间曾任贵州遵义知府,因喜爱琴棋书画,故从黔带回扬琴。他将其技艺传给詹子范,后又由詹子范在恩施组班传授,并与张姓艺人合班演唱,方使扬琴在恩施传播开来。一说是清乾隆十六年(1751年)高宗弘历南巡,在扬州举行琴音1,看中扬琴高节、优雅,遂将扬琴带回宫廷。同治五年(1866年),四川候补通判秦云龙(咸丰丁寨人)进京,纳歌女康氏为妾,由康氏将扬琴带入四川。同治十年(1871年),秦云龙夫人刘氏回乡,又将扬琴带回咸丰。于是扬琴便由丁寨流传开来。

  扬琴传入恩施地区之后,一些爱好者曾先后在恩施、咸丰、利川、来凤、宣恩等县建立过琴社。他们组织“堂会”(又叫“转转会”),定期在会友家中演唱,郑箫斋、陆建秋、金如斋、邓鼎卿、简培生等人,先后到利川、宣恩与当地的扬琴爱好者交流琴艺,利川、来凤的扬琴爱好者朱云程、傅云清等人也先后到恩施的扬琴爱好者刘楚南、朱和安、王思古等人家中以琴会知音,参加他们的演唱活动。恩施县遂逐渐成为扬琴的演唱活动中心。

  扬琴传入咸丰之后,先后在秦氏家族内演唱,后扩大到至亲好友,继而又由至亲好友扩展到丁寨堰塘湾秦家、青岗树邓家、土地坪游家、尖山混水荡覃家、城关“中和堂”药铺刘家。1930年,咸丰的琴友曾于八月十五日在高山古庙举行“琴会”,命名为“伯牙会”,以后定期在中秋节相邀演唱。

  1920年,有一位名叫杨志清的艺人,身背月琴,从恩施来到利川,他善唱扬琴中的“越调”,能自弹自唱许多扬琴传统唱段,一人可唱全本《水漫金山》。他在县城偶遇知音叶松普,并受到了利川扬琴爱好者祝华封、郭爱里、徐世成等人的高度赞赏,强留其在利川传授扬琴技艺,由此促进了利川的扬琴演唱活动。尔后,扬琴又由利川城传到了汪营乡。1936年,利川扬琴爱好者曾先后成立过“国乐研究社”、“寿生会”等业余组织。

  1935年左右,来凤的扬琴演唱活动,也颇兴盛。1945年,扬琴爱好者成立过“丝弦社”,曾演唱《伯牙辞琴》、《水漫金山》、《三难新郎》等曲目。为纪念钟子期、俞伯牙,来凤扬琴爱好者亦定期在八月十五中秋节,聚会演唱扬琴。与来凤毗邻的宣恩沙道沟,扬琴的演唱活动也十分活跃,琴友们经常相邀演唱。

  扬琴的演唱者多为文人学士,行商坐贾,一向以高雅自喻,因此,扬琴在历史上从没有形成过职业班社,也没有以此作为谋生手段的职业艺人。不“闹堂子”,不坐茶馆,不公开演唱。扬琴的演唱活动,多限于至亲好友以及同街共井的知音、琴友之间,故扬琴爱好者有“曲唱五更鸡,非友不玩琴”之说。

  扬琴是恩施扬琴演唱的主要乐器,居各伴奏乐器之首,艺人称操扬琴者谓“坐统子”,有指挥诸乐器之意。碗琴(由桐树疙瘩挖空而成,音色介于板胡与高胡之间)则是显示其风格色彩的特性乐器。三弦、月琴、二胡、京胡、鼓(由竹节制成)、尺(即简板)同为伴奏乐器,与扬琴合称为“八音”。

  演唱时,乐器伴奏不严格随腔,均采取你繁我简、你简我繁的方法。唱时点奏,过门重奏;鼓、尺除严格按板、眼演奏外,还根据不同情节、情绪的需要,按轻、重、缓、疾随腔敲击。

  恩施扬琴的曲目,文字精练严整,题材丰富多彩。曲目开头和结尾的诗句用第三人称。在人物对话和故事情节的描绘中,也夹有诗白。其基本结构是:词四句,点明主题;诗四句,介绍内容梗概;白,进入角色以叙事;唱词、对话,分角色行当展开故事情节;四句尾诗,结束交待,点出接唱曲目。

  

下一篇:土家还坛神

[以上内容由网友"风起铃动"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