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广西 > 百色 > 靖西民俗文化

同德足邦花灯节

  在靖西县同德乡意江村足邦屯和果老街,有一个古老的传统习俗,就是每年正月十六日闹花灯(果老街在正月十二日),家家户户都要精心制作两三个不同样式的花灯。为什么要闹花灯,有一个生动的神话传说。

  春秋时期,有一个姓李的家庭,生了一个胖胖的儿子,取名李耳,因为一生出来头发都白了,所以人们都称他为老子。后来,他-成仙,玉帝封他为太上老君。他的弟子奉他为道德天尊。

  有一天,太上老君光临灵霄宝殿,玉帝特意召来三界大仙,举办赛宝会,为太上老君接风。各路神仙都献上奇离古怪的宝珠,玉帝命令荣光天王负责收集。神仙们向玉帝参拜礼毕,玉帝赐宴席,大家举杯为玉帝和太上老君祝福时,荣光天王突然叫大鹏鸟张开大翅膀,把灵霄宝殿遮住,宴会上一片漆黑。玉帝喊道:“日月星君,怎么一回事?”这时,荣光天王令金龟玉兔把那些收拢一处的宝珠玉盏撒向天空和地面,刹时,霞光万道,金光闪闪,把天上、人间变成一个金碧辉煌的奇丽世界。各路神仙同声欢呼。太上老君拍手叫好,玉帝也乐笑了,他举杯劝饮,同时,把一坛御封美酒赏给荣光天王。

  荣光天王几杯美酒下肚,便得意忘形,不知天高地厚了。他原来是玉帝身边的侍童,小名荣儿,因口才灵利,会拍马屁,投机取巧,博得玉帝的欢心,在一次玉帝酒醉时,封他为荣光天王。过后,玉帝自知失言,但碍于尊严,不好收回成命。

  荣光天王酒醉了,野心也发作了。他瞟着同玉帝并坐上席的太上老君,很不服气,先前,他没见过太上老君,只听人说如何如何,心里倒有几分敬畏,现在当面看来,这个干瘦白发长须的老头,貌不惊人,没有什么了不起。他要让太上老君知道,天宫大仙中比他法力高深的人有的是。想到这里,荣光天王面带笑容,来到太上老君面前,毕恭毕敬地说:“太上老君在上,今日赛宝会,三界仙友已各显神通,不知老君有何至宝,亮出来,令小仙及众位仙友一开眼界。”

  太上老君正在高兴之时,没想到荣光天王的用意,答道:“老仙初到天宫,宝珠却是一颗也没有,请天王和各位仙友见谅。”

  神仙们都点点头,表示理解。荣光天王却进一步说:“老君没有宝珠,倒还好说,但若一件宝贝都没有,日后如何服众?”

  坐在太上老君一侧的观世音菩萨,见荣光天王有意挑事,斥责道:“放肆!太上老君一向只重修道行,播讲真经,哪里像你,只凭几件宝物逞凶逞能,还不快退下!”

  荣光天王此时正以为得计,哪里肯听,说:“既然老君道行高深,小仙倒要讨教一二。”说罢,掏出一个碧玉金钗,故意在太上老君眼前晃了晃,说:“你能破得这件宝物,我们服你,否则,就请把太上老君尊位让出来,让别人来坐。”

  满堂众仙见荣光天王竟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惊得一齐卷了舌头。

  观世音菩萨念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玉帝也觉得荣光天王无理取闹,太嚣张了。心想:让老君惩罚一下这小子也好,免得他日后犯上作乱。口中喝道:“荣儿不得无理!”

  太上老君看出了真情,淡淡一笑,向玉帝点点头,说:“不妨事,不妨事。”他指着荣光天王手中的碧玉金钗道:“此乃王母娘娘侍女遗下之物,你拐骗得来,难道老仙不懂吗?哼!”他捋了捋胸前飘垂的长髯,两个手指轻轻一捻,捻下一根花白胡须来,说:“天王若能用金钗将这根胡须破了,老仙立刻禀明玉帝,将太上老君之位让给天王。”

  荣光天王没把这小玩儿瞧在眼里,说:“好!”挥着金钗,就要斗法。

  “慢!”玉帝说,“既然赌输赢,双方都有份,老君输让位,荣儿输了也该让位才是。”

  荣光天王自以为稳操胜券,高兴地叩拜:“遵玉帝金旨。”便把金钗一丢,放出烈焰,要把那根白胡须连同老君下巴的长髯一并烧掉。

  玉帝及众仙饶有兴趣地观望着。但见白胡须与烈焰卷在一起,随后跃上烈焰的顶端,舞动起来。太上老君口念咒语,指挥胡须,那根白胡须时而柔缓,时而刚劲,像一条钢鞭,挥打烈焰。一会儿,突然“朴”一声,像放鞭炮,那胡须爆起一团白光。霎时间,烈焰消失了,金钗破裂了,碎片撒满一地。而那根白胡须安然无损,轻飘飘落下来,横卧在堂中玉几的一排笔架上。

  “好!好!”众仙发出一阵欢呼。

  玉帝宣布:“荣儿,从今以后,荣光天王的爵位没有了。”

  荣儿恼羞成怒,不顾一切地夺过天宫卫士的大刀,朝着笔架上那根白胡须又砍又剁起来。“噹”一声,钢刀折断了,胡须依然未见伤损分毫。

  荣儿发起疯来,丢了断刀,把那根胡须抓到手,又撕、又折、又咬。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那根胡须越撕越长,变成一条坚索,如长蛇一般,将他一层一层地-起来。“扑通”一声,荣儿摔倒在地,越动绳索捆得越紧,动弹不得。他大叫道:“皇上救命!”

  玉帝说:“自作自受,任凭太上老君处置。”

  老君见状,手一抬,胡须回到他手上。他把胡须粘在下巴上,完好如初。

  荣儿丢掉了天王宝位,迁怒于太上老君。他爬起来,祭起最后的法宝:将一串珍珠变成千百支利箭,一齐向太上老君射去。老君不慌不忙,嘴一张,喷出三昧真火,把利剑化为尘土。

  玉帝龙颜大怒:“荣儿行凶伤人,罪不可赦,开除仙班,贬入人间为昆虫。”

  昆虫分益虫、害虫两类。荣儿若有改悔之意,可为益虫,如蜜蜂、蜻蜓之类,为黎民除害虫,积累阴功,修成正果化为人形,再升仙班。但他一意孤行,化为瘟疫虫、蝗虫、蜘蛛,为害足表、果老一带的农作物,为害黎民百姓。

  太上老君慧眼一看,便知荣儿在下界作乱。他变化着一个算卦的先生来到人间。

  这天,足邦街的族长梁志德坐在村头,一个算卦的先生朝向他走来,仙风道骨,气度不凡。梁志德站起来,恭敬地说:“先生远道而来,请光临寒舍一叙,有事请教。”算卦的说:“打扰了。”

  两人走进梁家的厅堂,梁家来了客人,邻居过来陪坐谈话,坐定敬烟,宾主寒暄了一阵,便转入正题。梁志德说:“今年以来,敝村害虫甚多,蚕吃作物,粮食歉收,同时,人畜也不安宁,多病多灾,人丁减少,不知何故,请先生指教。”

  算卦的说:“此乃妖孽作怪,此妖怕光怕火,正月是它抵抗力最弱的月份,尔等可制作花灯,或悬挂或游街。花代表小孩。小孩多阳气旺,妖孽惧怕而远遁,可保人畜安康,人口兴旺。每年插秧后,每家每户要养鸭子,放入稻田吃虫子,可保五谷丰登。”

  梁志德拿出二两银子来作为酬谢,算卦的不要,告辞出门,化作清风,消失于无形,众人方知是神仙下凡指点迷津,一齐下拜叩谢。当天,梁志德与众人商议,决定正月十六闹花灯。从此以后,这个习惯一直沿习下来。

  每年元宵节,各家各户就做准备工作。全街共同制作一顶大型的鼓型彩轿灯,高约2.5米,直径约1.5米,八角四方,两头稍大,悬挂鲜花,中间略小,点缀龙凤花鸟,美观大方。八人抬着这个大花灯先放在全街的制高点上,使街上的每一家都能看到,大花灯里插着一支红蜡烛,点亮后,照得整个灯的龙凤花鸟一清二楚。

  与此同时,各家各户各显神通,都精心制作两三个不同样式的花灯,品种繁多,每个花灯都不能有雷同之处,即使相类似的也各有千秋,一户比一户扎得更精致,更漂亮。村民犹如艺术家在比赛自己得意的艺术品。

  花灯有:走马观花灯、蛟龙戏水灯、猛虎出林灯、锦豹跳跃灯、凤凰展翅灯、孔雀开屏灯、嫦娥奔月灯、八仙过海灯……数不胜数,每一盏灯边角都挂上各色各样鲜艳的花,满目琳琅。十六日那天,各家各户门口上挂有小灯笼、小花灯,户户放光彩,整条街道形成一片灯的海洋,壮丽美观。

  全街的花灯都准备好了,就向周边的乡、镇、县发出请帖,邀请舞龙、舞狮、采茶、男女青年山歌队前来参加助兴。受到邀请的舞龙、舞狮、采茶等文艺队,给予丰厚的红封包酬金,并当作贵宾来宴请。由于照顾周到,礼数齐全,来人特别多。各家各户在花灯节的那一天,都准备好酒席,约集兄弟姐妹和亲朋好友到自己家作客,朋友越多越光彩。各方客人都按期前来,老人小孩预日抵舍,提前到达。

  正月十六日晚上掌灯时分,开始举行游街拜年,由六个或八个年青力壮的彪形大汉抬着大花灯领路,每户一人提着小花灯紧跟,后面就是舞龙舞狮队、采茶队、斗鸡队、马鹿队、鸿鹄队等,锣鼓喧天,浩浩荡荡,轮流到全街的家家户户门口,舞动拜年,一直闹到深夜零时方止,花灯游街结束后,舞龙、舞狮、采茶戏等,各自选点舞大场,供观众欣赏。青年男女对唱山歌,抛绣球,通宵达旦,十分热闹,天亮后才散场。

  (暂无图片,欢迎提供。)

下一篇:弄腊舞

[以上内容由网友"我是襄樊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