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江苏省 > 宿迁市 > 宿城区民俗文化

淮红戏

淮红戏
  一、简介

  淮红剧是原县级宿迁市的唯一地方剧种。原名清音,俗称旱船调,又有“百曲”之称。因其主调为淮安[满江红]而得名“淮红”。唱[满江红]、[鸳鸯句]、[穿心子]、[数落]、[凤阳歌]、[魏调]。以旱船的歌舞形式,演唱简短故事或颂扬功德、祝贺吉庆的唱词。因而,淮红剧在宿迁城乡及周边睢宁、新沂、沭阳泗阳泗洪淮阴、涟水、灌南等地广为流传,深受人民群众喜爱。上世纪六十年代,宿迁淮红戏同丹阳丹剧、海门山歌剧一起被誉为江苏戏曲“三枝花”,受到时任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领导江谓清、惠裕宇、欧阳惠林等接见。如今,随着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能够了解和演唱该剧的艺人越来越少,濒临失传。淮红戏的生存状况已引起我市政府文化主管部门的高度重视,2007年,淮红戏被列入我市第一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二、表演形式

  淮红戏最初演唱形式有二:其一,坐唱,运用曲牌联唱,来表现民间故事内容;其二,在节日、庙会上,以旱船的歌舞形式,演唱简短故事或颂扬功德、祝贺吉庆的唱词。

  传统的表演形式中,演唱多由女艺人自击板鼓而歌,伴奏多为盲人,乐器有二胡、琵琶、扬琴、月琴等。后来发展为:淮红戏乐队主弦采用高胡,其它伴奏乐器有二胡、中胡、扬琴、琵琶、三弦,低音多用大提琴,吹管乐常用竹笛、唢呐、笙。主弦高胡的演奏,采取套子(加法)手法。其它乐器用托腔伴奏(随腔伴奏),有时采用反正弓拉法进行伴奏。乐队伴奏时一般多用唱繁伴简,唱简伴繁的方法,使伴奏与唱腔音乐自然形成民间“支声复调”的效果。淮红戏的打击乐一般采用京剧的锣鼓经。但应提出的是在打击乐中,使用小碟子进行伴奏,风格独特。小碟子音高,选用与剧中主要曲牌调的高低一致或相近似。敲碟子的节奏比较丰富,变化也是多样的。

  三、唱腔特点

  淮红戏的唱腔属于曲牌体的结构形式。它基本上是以[满江红]为主体曲牌,采用串腔手法,少部分为板腔体。有机地联缀若干个不同的民间曲牌,形成“声乐套曲”,演唱较为完整的故事。在清曲中的一个重要的曲牌组合形式《五瓣梅套曲》,必须用[满江红]开始,[叠板]、[落板]结束。这种组腔方式已成为淮红戏的基本规律。

  四、主要曲牌

  淮红戏主要曲牌有:[满江红]、[凤阳歌]、[鸳鸯句]、[穿心子]、[上河调]、[小河调]、[剪剪花]、[小郎调]、[数落]、[罗江怨]、[银纽绿]、[关东调]、[八角鼓]、[魏调]、[杨柳青]、[鲜花调]、[八段锦]、[道情]、[莲花落]、[十杯酒]、[梳妆台]、[补缸]、[太平年]、[数落板]、[垛子赶板落腔]等。

  五、剧目唱本

  流传的民间传说唱本有《水漫金山》、《陈妙常追舟》、《潘金莲拾麦》、《僧尼下山》、《叩百子》、《瞎子算命》、《小货郎》、《渔樵耕读》、《自在人》等,这些唱本故事情节动人,人物形象鲜明,生活气息浓厚,闪烁着民间艺术纯朴的光彩。建国后上演的现代题材的小戏有《月下操练》、《送塘泥》、《采莲船》、《争肥记》、《血泪仇》、《插路标》、《齐走阳关道》、《拆路障》、《换药》、《出礼》、《双卖锅》;移植现代戏有《家庭公案》、《十里香》及整理改编传统戏《太平图》、《双下山》等剧目。

  六、传承谱系

  淮红戏自清嘉庆年间以来已传至六代,每个时期的代表性传承人有:

  嘉庆年间程二(名字不祥);

  同治、光绪年间吴敬斋;

  清末民初年间梁邦杰(编、演)罗运章(编、演);

  民国初年至1949年前:宋吕庆(编、演)陈加棠(编、演)、钱祥(乐队);

  建国后到七十年代初李占魁(编、演)傅锦佩(编、演)、王茂学(乐队)刘汉杰(编、演)、蔡士民(编剧)、于庆堂(司鼓)、陈友洋(演员);

  七十年代中期至九十年代末:杨邦彦(作曲)梁生安(作曲)-(剧本)杨静(编剧)郑奇恩(编剧)杨佑智(导演)杨士圣(乐队)李文章(乐队)刘献奎(编、演)、罗绪文(编、演)于洪南(主胡)。

  七、传承人介绍

  杨邦彦男,55岁,江苏宿迁人,现任宿迁市歌舞团副团长,1971年考入宿迁县文工团,任乐队演奏员。1973年考入南京师范学院音乐系,主修作曲、琵琶演奏等专业,1976年毕业后回宿迁文工团工作,任作曲及乐队指挥。1980年起深入挖掘、整理民间音乐,与当年巩凤岭、葛云飞、杨士胜等淮红艺人一起,演唱淮红戏,与县文化馆李兆益、梁生安两位一起,整理淮红戏曲牌38支,淮红唱段十余个。1983年,与县文化馆导演杨佑智一起,将湖北省花鼓戏《家庭公案》移植成淮红戏,本人负责淮红戏音乐、唱腔设计、排练。该戏上演后,在挚爱淮红戏的宿迁观众中引起强烈反响,1984年被列为淮阴市第一次-会演出的主要节目,受到淮阴市委书记及-表的称赞。1997年以后,调入市文化馆工作,先后编创《说宿豫唱宿迁》、《美味宿迁》等淮红戏在市委工作会议、市文化节上演出。2008年9月,被宿迁市人民政府命名为宿迁市首批传统文化项目——淮红戏的代表性传承人。

  八、历史沿革

  【历史沿革】

  明清时期,宿迁饱受黄河水患,民不聊生,有许多民间艺人靠说唱谋生,他们多顺水随舟流动,沿河、沿湖登岸随意作场。当时的艺人流动性很大,吸收了各地流行的民间小调,曲调趋于丰富。清乾隆年间,水患得到有效治理,许多艺人也相对稳定,淮红戏因此得到迅速发展。到清后期,在宿迁地区形成,流布于宿迁、淮安、沭阳、泗阳、泗洪、淮阴、涟水、灌南等地。

  清末民初,淮红剧在演唱上有了新的发展,形成了东西两大流派,东派以宿城梁邦杰为代表,唱腔以柔为主,委婉缠绵,余味无穷;西派以宿迁县双庄乡罗运章为代表,唱腔以刚见长,响而不噪,浑厚朴实。在表演方面,已逐渐发展成为戏曲的初级形式,在旱船表演间歇时,一生一旦上场,对歌对舞,演出《观灯》、《算命》、《叩百子》等饶有兴趣的小型节目。1928年,宿迁县民众教育馆办的业余娱乐社,由梁邦杰、臧玉堂、程步瀛、杨瑞芝、陆玉堂、钱永祥、柴长庆、苏宜岭、巩凤岭等人组成“清音演出组”在舞台上演出《水漫金山》、《算命》、《潘金莲拾麦》、《陈妙常追舟》等剧目,颇受群众喜爱。这是淮红剧第一次登上戏曲舞台。后抗日战争爆发,战乱迭起,娱乐社解散,这枝含苞初放的小花,也随之凋谢。

  新中国成立后,淮红戏获得了新生,为抢救民族文化艺术遗产,江苏省文化局于1954年和1959年,两度派员来宿迁会同文化馆挖掘整理,县文教局根据省文化局挖掘整理旱船调的指示,组织文化馆侯铸九等人,在梁、罗两大流派中,挖掘整理出淮红曲牌如:[八角鼓]、[凤阳歌]等近百个,唱本数十个,并编印成册。1954年底,宿城北关镇成立了群英业余淮红剧团,夏承祥为团长,程步瀛任导演,主要演员有柴长庆、苏宜岭、巩风岭、邓士英、钱永祥、夏永侠、杨金斗等。建团初期,由于国家经济不足,剧团经费由演员自筹,借空闲民房或院落演出,节目以清唱为主,颇受淮红戏爱好者欢迎,每晚听众济济一堂,有时近千人。

  1958年,省音协秘书长张仲樵来宿调查淮红剧音乐,会同文化馆同志采访了埠子镇淮红老艺人杨瑞芝先生,并音乐记谱一个多月,杨瑞芝的“凤阳歌”《万岁毛泽东》,由苏力记谱(张笔名)载人《江苏民间音乐集成》。同年秋,宿城镇以群英淮红剧团为基础,又吸收了卓耀坤、马斯玉、黄元良、郭玉荣、周士贤等淮红剧爱好者,扩大成立了霸王公社业余淮红剧团,以刘汉杰为团长,演职员二十多人。在公社党委的领导下,执行“双百”文艺方针,以小型多样、自编自演为主,创作演出了现代戏《月下操练》、《送塘泥》、《采莲船》、《争肥记》、《齐走阳关道》及传统戏《追舟》、《双下山》等剧目。表演上吸收京剧艺术形式,唱、念均用宿迁方言,通俗易懂,形象生动,富有地方色彩,令人耳目一新。与此同时,双庄、耿车公社和果园场也先后成立了淮红戏业余剧团。

  1960年1月,霸王公社业余淮红剧团,参加省戏曲观摩演出大会,演出现代戏《送塘泥》,获得好评,省文化局拨专款四万元,支持宿迁成立专业淮红戏剧团。是年3月,经县人民政府研究同意,将霸王公社业余淮红戏剧团,办成实验性质的专业淮红戏剧团,由霸王公社领导首排《太平图》。同年秋,与撤销后的县京剧团合并成立宿迁县吕剧团,从此,淮红剧又流于业余演唱。

  1978年,县文教局组织文化馆,剧团音乐工作者李兆益、梁生安、杨邦彦等,花费一年时间,对淮红剧音乐,再次进行挖掘整理(省文化局前曾派员两次来宿挖掘整理淮红戏曲牌,可惜的是他们整出的曲牌和唱本,在“文革”中均遭到焚毁),研讨其唱腔、伴奏特色,并在《插路标》、《出礼》、《二憨送布》等剧中,加以实践,使原有曲牌有了新的发展,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县京剧团也于1983年用淮红剧曲调,移植到花鼓戏《家庭公案》中去,作了一次大胆的尝试。

  20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末,淮红戏已有二十多个唱本参加省、市级汇演和展演获奖。通过数代人的努力,淮红戏具备了地方戏曲剧种的各项条件。同时,淮红戏中的曲牌(旱船调)在宿迁、沭阳、泗洪、淮安、涟水、灌南等县广泛流行,深受人民群众喜爱。特别是旅居海外的宿迁老一辈华侨对淮红戏唱段十分喜爱,省、市报纸、电台多次予以报道,江苏省戏曲志将淮红戏列为原淮阴地区流行的七大剧种之一。

  上世纪90年代以来,政府对淮红戏的挖掘、培育工作十分重视,先后已挖掘传统小戏(折子戏)、坐唱、说唱等多种淮红戏表演形式。2005年元月,在市委扩大会期间,宿豫区组织的“山魂水韵”大型文艺演出中,用淮红戏曲调演唱《说宿豫,唱宿迁》获得观众好评。对弘扬这一地方戏曲曲种,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下一篇:宿迁婚俗

[以上内容由网友"天梦紫雪"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