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云南省 > 昆明市民俗文化

滇剧

  滇剧是云南省的汉族戏曲剧种之一,于明末至清乾隆年间先后传入云南,逐渐吸收当地民间艺术,形成具有自己特色的汉族戏曲剧种,流行于云南九十多个县市的广大地区和四川贵州的部分地区,是我国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滇剧的表演艺术继承和吸收了徽、汉、秦腔等剧种。云南是多民族的省份,有“民族艺术海洋”之称,滇剧在发展过程中,长期在农村草台演出,吸收了民间艺术,具有民族乡土特色。滇剧的表演善于刻画人物和富于生活气息,如《牛皋扯旨》中的牛皋与陆文亮,《烤火下山》中的倪骏与尹碧莲,都是通过具有丰富生活内容的动作,表现出人物矛盾的过程,体现角色的思想感情。另一特点是语言生动,通俗流畅,具有汉族民间歌谣的风格。

  滇剧的发展,经历了清代、辛亥革命时期、民国时期和新中国成立以后几个阶段。清代,是滇剧孕育、形成发展到逐步兴盛的时期。光绪年间,是滇剧兴盛期,不仅有了职业戏班,农村中的一些业余滇戏班子也纷纷成立。辛亥革命时期,滇剧逐步建立了戏园,蒙自、个旧、东川等地也先后出现了戏园。辛亥革命后,业余滇剧艺人梁星周、叶少庄等搜集了200多出小戏,印刷经销,流传较广。民国时期,滇剧由兴盛逐步走向衰落。新中国建立以后,滇剧获得了新生和迅速发展。

  滇剧包括丝弦、襄阳、胡琴等3种声腔和部分杂调。

  丝弦腔源于秦腔,在滇戏三种构成因素中是主要的一种,它的唱法有“甜品”“苦品”之分,可用于喜剧,也可用于悲剧。胡琴源于徽调的石牌腔,与二黄腔同源,故近似京剧二黄,但与京剧二黄又有不同,没有〔原板〕,其中有一种〔梅花板〕是由〔二流〕跺起来加以变化而成的,在歌唱中夹带诉说,可以唱到数十句不觉其繁复,真是如泣如诉、如怨如慕;常用于《黛玉焚稿》之类情节悲啼的戏里。

  襄阳腔来自湖北汉剧襄河派。由于长期在云南流行,不断发展,并以云南土音演唱,与汉剧西皮已不尽相同而自具一格。特点是曲调流畅,旋律轻快、幽默,长于表达轻松欢畅的情绪。

  胡琴腔即二簧,来自徽调,入滇后也具有了地方特点,其曲调庄重、委婉。

  杂调有以唢呐伴奏的“七句半”,以南胡伴奏的“筒筒腔”,以锣鼓打击乐器伴奏的“课课子”等,多用于生活小戏。

  几种声腔的使用,多以丝弦腔为主,一般有以下两种情况:一种是一出戏一种声腔歌唱到底,如丝弦腔的“春、梅、花、梵”四大本(即《春秋配》《梅绛亵》《花田错》《梵王宫》)等;另一种是多种声腔混用,艺人称“两下锅”或“三下锅”,如《二龙山》是胡琴、襄阳“两下锅”,《三祭江》《杀四门》等是“三下锅”。

  滇剧的三种主要声腔,结构均为板式变化体,都有倒板、机头(类似回龙,但变化更多)、一字、二流、三板和滚板等板式。此外,各声腔又有各自独有的板式唱腔,如丝弦腔有安庆调、坝儿腔、二十四梆梆、飞梆子等;胡琴腔有平板、架桥、梅花板、人参调等。伴奏乐器丝弦腔以锯琴(近似秦腔的二股弦)为主,襄阳腔、胡琴腔以胡琴为主。此外尚有南胡、月琴、三弦、撒啦(大唢呐)、1(小锁呐)、笛子等。打击乐器有小鼓、大鼓、梆梆、提手、大锣、小锣、钹、碰铃、镲等。

  滇剧的剧目约有一千多个,有秦腔路子、川路子、京路子和滇路子之分。

  秦腔路子与丝弦腔一起传入,如《春秋配》《花田错》《高平关》等。

  川路子来自川剧,如“五袍”:《黄袍记》(赵匡胤雪夜访普)、《青袍记》(梁灏八十中状元)、《白袍记》(尉迟恭访薛仁贵)、《绿袍记》(萧何月下追韩信)、《红袍记》(刘知远打天下);“四柱”:《炮烙柱》(纣王诛梅伯)、《水晶柱》(观音收鼋妖)、《五行柱》(孙悟空闹天宫)、《碰天柱》(共工触不周山)等。

  京路子来自皮簧戏(徽、汉、京剧),如《打渔杀家》、《坐宫》等。

  滇路子分两种:一种是云南作者或艺人编写的当地历史故事戏,如《薛尔望投潭》《逼死坡》《宁北妃》《陈圆圆出家》以及辛亥革命后的时装戏,如《一碗虾仁》《新探亲》等;另一种是移植外地剧种的剧目,如《三国》《水浒》《红楼》等戏中的部分节目,此外还有《打面缸》《大裁衣》等杂调小戏。

  建国后,滇剧整理了大批传统剧目,并创作了很多反映白、傣、侗、哈尼等少数民族生活的剧目,如《蝴蝶泉》《望夫云》《版纳风光》《独手英雄》《佤山前哨》《瘦马御史》《阿诗玛的新族人》等,其中的《牛皋扯旨》《闯宫》《送京娘》和已摄制成影片的《借亲配》等具有全国影响。

  (暂无图片,欢迎提供。)

下一篇:昆明洞经音乐

[以上内容由网友"会飞的鱼"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