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浙江省 > 嘉兴 > 平湖民俗文化

平湖钹子书

  钹子书是江南吴语区特有的曲艺形式。演唱者以竹筷自击钹子掌握节拍,曲调简单,具有吟诵风格,句末略有拖音。演出有说有唱,唱词基本上为七字句,通俗易懂,带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平湖钹子书这门民间艺术,不但给人带来了欢乐,还传播了一些文学和历史的知识,有些老农民不识字,讲起“三国”、“水浒”来却是头头是道,这都应该归功于听钹子书。

  钹子书是江南吴语区特有的曲艺形式。据《松江县志》记载,形成于清道光年间(1821—1850),现今主要流传于浙江平湖一代,上海西部亦有保留。演唱者以竹筷自击钹子掌握节拍,曲调简单,具有吟诵风格,句末略有拖音。演出有说有唱,唱词基本上为七字句,通俗易懂,带有浓郁的乡土气息。

  平湖钹子书又称“说因果”,曾称“农民书”,1956年定名“平湖钹子书”。据《松江县志》记载,形成于清道光年间(1821—1850),道光末年传入浙江平湖县,衍变为浙江独有的曲种。有说有唱,分“开篇”和“正书”两类。用吴语平湖口音说唱,唱词通俗生动。曲调节奏明快,有长调、慢调、急调、哭调之分,具有简练、纯补的地方特色。传统曲目均为一人表演。“钹子”(行话称‘响子’)为民乐打击乐器中之小钹的单面及一根竹筷,演唱者自行击节伴奏。传统曲目有《田十景》、《八窍珠》等一百余本(篇)。现能唱传统长篇曲目的老艺人仅存一、两人,并年近古稀,民间职业艺人甚少。

  平湖钹子书是浙江省著名的民间曲艺形式,自明代万历年间产生,至今已历四百多年。原名“说因果”,长时间在室外“立白地”演唱,后来有了中长篇书目,逐步进入堂馆茶室。建国前后,主要是在城乡茶室演出,欣赏对象以农民为主,故更名“农民书”。1958年,正式定名为平湖钹子书,列为浙江省地方曲种。

  在平湖、松江一带城乡,流行着一种通俗易懂,雅俗共赏的民间地方曲艺,名谓“说因果‘,因艺人在演唱时,左手执一钹子,右手持一竹签敲击,作伴奏乐器,故在解放后必称“钹子书”。“说因果”的开山祖师名范昶。抗日战争以前,在杭州湾北岸的金山卫城隍庙内的偏殿上,有地尊头戴方巾、身穿海青,一手执钹子,一手握折扇,这便是他的偶像。每年农历七月十五日为祖师范昶的生日,平湖、松江地区的说因果艺人都要到此聚会祭祀。究其原故,确有平历,这里还涉及到松江名宦董其昌强占民女,被子民抄董宦的一段传说。

  据平湖市新埭镇老人王振新提供,他以前听本镇耆老周茂琦讲,说因果的平历是起源于明朝万历年间,松江董其昌未入仕途前,曾在平湖城西门冯大参家坐馆当过塾师,交有不少文友,其中,与新埭泖口陆兆芳最称莫逆。董其昌六十寿诞,陆兆芳务了厚礼差遣使女绿英押送到松江。董老而好色,见绿英颇有姿色,用暴力玷污后,复藏娇于白龙潭“护珠阁”。绿英乘隙逃回泖口,董贼唆使其子祖权带领家奴一百多人,夜袭泖口陆家庄,捣毁陆家门庭,劫走绿英,并掳掠财物,当即引起共忿,致有曲本《黑白传》流传于市,因陆秀才肤色较黑,董其昌别号思白,故有“白公子夜袭陆家庄,黑秀才怒斥龙门里”的书目,借此影射,绘声绘色地斥责董贼父子仗势欺人的前因后果。董闻讯后顿然恼羞成怒,要官府严究,奈曲本编者可指,便派奴仆到街坊密查。秉性刚产,仗义执言的范昶得知后,并未屈服,他不愿累及别人,心想,你们官官相护,胡作非为,难道貌岸然在阴曹地府也能任你横行?拼着一死,也决不让你逍遥法外。于是,范昶便到松江城隍庙告阴状,因他平素不善管弦,向庙祝借得一史钹子,边敲击边控诉。众香客听后无不义愤填膺,都说天理难容,来日必遭因果报应。董贼心腹骤至,把范昶逼得愤郁致死。83岁的范母冯氏听到儿子惨死的噩耗后,由范妻龚氏陪同赶到松江龙门里董府讨回公道,董子祖权非但不认姨母(祖权之母与范妻本是同胞姐妹),竟命家奴扯破衣裤当众羞辱,致范母当场暴亡,范妻亦含冤自缢,自此民愤益甚,诉诸公庭,庇护偏袒,案悬不断。众见无济于事,三县(平湖、松江、奉贤)百姓三万余人相率到龙门里,共称报仇。董宦见万民汹汹,知中不济,纠集家奴和打手200多人守卫宅第,有上门论理者,用粪尿从屋上泼出,并飞掷瓦片,致人情愈忿,一举将龙门里和白龙潭的董宦宅第和别墅共200余间画栋雕梁、朱栏曲槛,尽付一炬,凡衙宇寺院、楼堂馆所董其昌所题匾额,毁击殆尽。事后,官府责成地方缉捕“说因果“的元凶,奈所到之处都有人在敲钹子,说因果,弄不清谁是主犯,而且听了《黑白传》后还十分同情,只得不了了之。

  从此,“说因果“就成为平湖、松江一带的地方曲艺而在民间流传下来。敲钹子说因果便成为一部分民间艺人的谋生手段。

  到了清道光二十四年,杭嘉湖道杭州知府朱煌(原平湖县知县)对小说、戏曲、民歌实行高压政策,严禁著作、刻印、市卖、演唱,违犯者轻者则充军,重者杀头,企图永远禁绝。同治七年江苏巡抚丁日昌饬令上海道立碑永禁戏曲、民歌演唱,对开设戏院、书场自应一律示0。曾经盛及一时的花鼓戏、说因果,在各地都遭到官府和乡吏的歧视和扼杀,逼得艺人走投无路,濒临绝境。从业人员迫于一计,从此转入乡村,到农家小茶馆和立白地演出,民间戏曲无法得到发展,艺人文化素质日趋低下,致使艺术水平日渐有退无进。至辛亥革命时,保留的长篇曲本仅存《天宝图》《三侠五义》《四香缘》等40余个,开篇《彭阿培拔翎手》《吕太爷上匾》《东乡十景》等10余篇。直到1949年新中国建立前,说因果艺人没有固定的书场,都是以单个流散在平湖和松江等地乡村,在小茶馆或立白地演唱,靠听众随意施舍来糊口。也有少数艺人在每年春、秋两季唱“社书“,由各村坊社主包场,作祀神后的馀兴娱乐,酬金稍丰,故艺人们的生活十分清苦。

  建国后,受到人民政府的关怀和重视,由平湖县人民文化馆将流散的艺人组织起来,先后于1950年8月和次年春举办二次艺人讲习班,有42人参加,将“说因果”改名为“农民书”,艺人进入城郊和乡镇茶馆,有了固定演出场所。10月,成立“平湖县农民书改进协会”,会员36人。1953年3月成立“平湖县农民书艺人联合会”1956年11月,进行艺人登记,发“演出证”,改名“钹子书”,并成立“平湖县曲艺协会”,会员51人,实行集体管理,分散演出,交纳会费,收入归己。1958年10月组建“平湖县曲艺团”,团员15人,实行“集体经营,分散演出”,收入交公,领取月薪,其余转为半职业艺人或转业务农。

  在漫长的岁月中,聪明智慧的民间说因果艺人创作出了一百四十余个平湖钹子书曲目,其中长篇书目有近一百个,每部书可说唱数月,给浙北及上海松江等十来个县(市、区)的人民群众带来欢乐,曾是这一地区最主要、最受欢迎的文化娱乐活动形式。钹子书曲目中褒忠贬0、弘扬民族正气、与人为善的主流内涵,一直是流行地区人民进行自我教育、自我完善的教材。直至“文革”前的1964年,仅平湖一地茶室书场的钹子书听众,有票房记载的一年就有76万人次。

  钹子书在后世的发展中分为两个流派,主流的便是平湖钹子书、另外上海西部地区亦有流传。钹子书在上海是青浦农村流传较广的一种民间曲艺,清末即已形成。钹子书有东乡调和西乡调之分,青浦流行的是西乡调。演唱者以竹筷自击钹子掌握节拍,曲调简单,具有吟诵风格,句末略有拖音。演出有说有唱,唱词基本上为七字句,通俗易懂,带有浓郁的乡土气息。传统曲目有《岳传》、《万花楼》、《天宝图》、《地宝图》等。民间有“听了天宝图,忘记肚皮饿”的谚语。

  本县钹子书艺人以练塘地区居多,著名艺人汤永明,解放前在青浦同乐书场演唱《岳飞枪挑小梁王》,曾连演数月。解放后,钹子书是青浦县曲艺队的主要曲种。除演出传统曲目外,也编演一些新的曲目,如《1雪原》等。1960年,县文工团曾尝试钹子书的改革,编演过《好外婆》等短篇,除自击钹子外,还增加了二胡、月琴等乐器伴奏。在群众文艺活动中,也常有钹子书演出,并有钹子书群唱、表演唱等形式出现。

  

下一篇:平湖派琵琶演奏技艺
[以上内容由网友"我心飞翔"分享。]